目前分類:其他相關文章 (11)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本篇原刊載於PTT八卦版,回覆《不能同理憂鬱症的人會很奇怪嗎》一文)

我是躁鬱症過來人,經歷過重鬱、中鬱、輕躁乃至狂躁,在六年的西醫治療之後,目前已經穩定長達七年的時間。

我父母在這段歷程中扮演非常重要的角色,我會挺過來,並不是因為我意志力多強,也不是因為我比較懂得「轉念」,而是因為我非常幸運,有愛我的家人一路支持。

他們真的非常辛苦,我認為他們所經受過的苦痛不會比我低,尤其我母親,照顧到後來,自己也患上憂鬱症。在我多次忍耐不住自殺的強烈意念、做出非理性的行為時,如果不是他們一直保護我、拉住我,可能早就死好幾次了。家父為了了解我的狀況,自己研修心理學,甚至找原文書來讀。在我狀況稍微好一點時,也會帶我參加心理衛生講座。我們家雖然不算富裕,倒也衣食無虞,父母經濟收入穩定。

不得不說,很多身心症患者,並沒有這樣的環境。

我並不算資深病人;之所以能維持穩定,也不是只因為長期服藥而已。藥物,從來就不是治好身心症的唯一解。事實上,良好的人際關係佔了極大的比例,但這正是多數病友缺乏的。

什麼叫做「同理」身心症病人?不是要你對病患多好、多友善、多關愛。同理指的是,屬於病症的部份,就當病症來看待和處理,當病症來看待,就能明白他們的某些行為或情緒是疾病造成,而不是刻意如此。當病症來處理,對症下「藥」(不僅指西藥),就有機會使病人痊癒。

文章標籤

嚕哩貓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今天下午去跟一位社工朋友敘敘。

 

我們論及目前精神科治療的一個很大的問題,就是當醫師掛了很多病人,他不大可能花很多時間跟病友聊,導致病友認為醫師表現出來的態度就是不願傾聽,進而破壞了醫病關係。尤其某些資深的精神科醫師,他們可能已經累積了很多經驗,比較能快速判斷病友的情況,就不會花太多時間與病人聊,讓病人覺得被冷落;反倒是資淺的醫師,會謹慎地多花一點時間在病情探問上,再加上掛診者不多,會有更充裕的時間和病人聊,醫病關係可能就會比較好。

 

其他科看得快狠準也就罷了,但是精神科的病友,心思通常比較敏感,如果不多跟他們聊聊、了解他們的心理,會難以建立病友的信任感。尤其精神科藥物又不能立竿見影,病友複診的意願在這種情況下有可能大幅降低,藥物一會兒吃一會兒停,導致病情長期不見好轉。

 

另一方面來看,假如我們的制度真的改為像國外那種可以開藥的「心理醫師」,看診費可能會貴上許多,因為健保不大可能給付長時間的面談。而且,假如一個病人一次要看三十到四十分鐘,一位醫師根本一天看不到幾個人。

文章標籤

嚕哩貓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從我開辦小八家族,到現在成立三葉草身心症關懷園地,我從不認為自己有辦法解決病友的課題,也深知助人角色本身的不足與侷限,所以不會太期待跟病友互動之後,就能讓對方改變心態或轉念。

就我自己身為病友的經驗來說,當我狀況不好、自怨自艾時,就算別人伸出雙手,我也很難站起。甚至連感謝他們都有困難,他們說的話,有時會刺傷我,讓我很難接受。

如今,覺得助人真的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事實上,應該說是相當困難。身心症的經驗雖然能讓我比較同理病友的心情,但這並不能保證我就有足夠的心理素質與助人技巧。我也不是很喜歡把角色定位為求助與助人,我更希望看到的是一個互助的模式。

這兩個月,我就已經把自己跟兩位病友抽離。一方面是個人能力不足,一方面是為了不陷入負面情緒。我很確定的是,我必須把自己調整好,才有能力關懷別人。也許這樣做很像我拋棄他們,形式上也確實如此,但這等於是我承認「我無法改變另一個人」(別人能不能我不知道,但至少我不能),等於是承認我沒有那麼偉大,也沒那麼神聖,更沒有高人一等。

當然多少會有點沮喪,但我想,自知不足,總比勉強自己、甚至偽裝來得好。這部份我想分享給一些和過去的「小八」一樣熱心的夥伴,有心很好,但更要懂得自我照顧。每個生命體都有它各自的課題,我們若做得到陪伴,那很好,若做不到,也只能祝福對方。

助人者中,唯一不能這樣祝福對方就離開的,是親人。所以有心幫助病友的家屬都非常偉大。也正因為這樣,親屬的心理調適變得相當重要,這部份有時候是需要別人的協助才能持續走下去的,例如家屬支持團體,或是尋求專業心理師作諮商。家屬也不要怕把痛苦和擔憂說出來,至少在三葉草,我們可以互相了解、互相安慰,我覺得能有機會讓照護者與病友相互同理也很好。

嚕哩貓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FB社團>> 三葉草身心症關懷園地



「三葉草身心症關懷園地」是部落格主最近開辦的FB社團,接續過去「小八憂鬱症關懷園地」的精神,以病友及相關親友為主軸而成立。設定為不公開,大家可以安心聊天,如果擔心曝光,可以另辦帳戶登入。

三葉草的三個心狀葉片為身、心、靈的化身,三個都顧到,身心症就會慢慢好轉,但這並不是件容易的事。尤其病友經常被誤解,人際方面多少也會受影響。而在此地,就不分你我,大夥兒同舟共濟;失落的、悲傷的、痛苦的,大家都走過,甚至也正在經歷著。

文章標籤

嚕哩貓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從2010年躁鬱症恢復穩定以來,今年本月(2016.9)可以說是起伏最明顯的一次。去年雖然也曾經不穩過,但憂鬱情緒僅維持一週。而今年則是從8月就開始感到有些焦躁,很多令我不安的想法不斷堆積,看似平靜的水面實則暗潮洶湧。到了9月入秋,就整個起大浪,把船給掀了。

雖然想把這些不愉快的感覺、與後續做出的不明智舉動歸咎於生病,但總覺得即便是真的,也不大喜歡這種「反正就是生病了」的想法。目前的對策是:1. 將情況報告給醫師,從一個月回診一次改為一週一次的密集回診,並調整藥量;2. 寫心情筆記,整理思緒;3. 跟朋友聊聊;4. 給自己一點時間休息;5. 投入創作。

以現階段的狀況來說,「投入創作」是相當值得的選項,畢竟這是難得的情緒狀態,雖然很難high起來,臉像死魚,兩眼無神,滿腦子都是攪不開的爛泥,但對我而言,這種狀態倒是很適合創作。

現在雖然處於低潮,但離重度憂鬱症還十分遙遠。我得面對心裡很多的憂懼;醫師說:「妳之前會那樣嗎?」的確跟他過去所認識的我差蠻多的。

這邊想引用蘇絢慧心理師「同哀傷」臉書的文字

當你停留在過去時空,反覆說著過去的那些悲慘故事,要他人認同你的觀點與論調,並隨你評論他人的可惡與可恨時,你是無法得著療癒的,你也無法因此從那些事件中,走出。因為那些事件中的你,只是反覆的在你所說的遭遇中,持續的不幸、受辱、悲慘、可憐(這些都是評論),而非真的被支持著感受與情感。你在那些經驗中的失落、失望、傷心、無助、難受、痛苦....還是沒有真的得到理解與陪伴,還是沒有獲得容許與接納。你要的是真正的被陪伴與支持,而非是要得到他人來同意你的論點與看法,要他人來同意你的評論與看法,你終究是沒有被看見,與被陪伴,當然也得不到支持與撫慰了。所以請練習表達出自己的感受,體會與覺察自己的情感歷程,真正需要被陪伴的是「你」,不是「事件」。

這段話對我很受用的部份是最後一句。我總覺得跟別人訴說苦痛、困擾或擔憂時,常常會被對方批評,有的聽眾會跟著我一起批評別人,但這樣批評來批評去對情緒的安撫只有反效果。似乎明確地表達自己「痛了」,而不是說「為什麼痛」,招來的安慰會比較有用。事件的本身,可能比較需要用筆記的方式整理、或找心理師協助,但若想找人陪伴,學會表達感受真的蠻重要的。

文章標籤

嚕哩貓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2) 關於重鬱症的「失能」

2

中譯編輯 Anne / TEEPR趣味新聞

 

為什麼說重度憂鬱症會導致「失能」?

以我個人當初生病時的狀況而言,可以說是沒有力氣做任何事的。全身都非常疲乏,好像在深海中行走一般。這不是因為懶,而是真切的疲乏感,不是說去外面多走動就能改善的。

所謂的疲累,具體而言會有哪些現象呢?

文章標籤

嚕哩貓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介紹一篇我認為寫得很好的文章:13張經歷過憂鬱症的人才能體會的圖表

原文出處:13 Graphs Anyone Who’s Ever Been Depressed Will Understand

Written by Anna Borges / Posted on BuzzFeed Life

1) 關於憂鬱症的感受

1  中譯編輯 Anne / TEEPR趣味新聞

憂鬱症並不能以「心情憂鬱」概而括之。什麼叫「憂鬱」?以這樣的詞來作為病名,其實就很容易誤導人們以為憂鬱是「不開心」這樣單純的情緒。

但事實剛好相反。

嚕哩貓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此篇為「憂鬱症/躁鬱症Q&A:你是如何走出憂鬱症/躁鬱症的?」一文之延伸。

1. 從2010年5月至今已經穩定了4年之多,期間一直有服用藥物,目前也持續服用著。我認為這樣在意義上就已經很好了,不需要達到一般人認定的「停藥後的康復」標準。原因是,躁鬱症屬於慢性病,跟遺傳造成的腦內化學物質分泌異常有關。據我目前的主治醫師的說法是,藥物是用來彌補我在血液中較一般人缺乏的化學物質,因此我還必須每隔一段時間,就抽血檢查藥物在血液中所含的濃度。對我這類型的身心症患者而言,持續規律地服藥可以降低復發的風險。而單極性的憂鬱症,無論是輕度或重度,大抵都不需要吃一輩子,通常在醫師的協助下,可以在一至兩年後停藥。

2. 我嘗試看過幾次心理師,但對我比較無益。以我目前所聽到的病友分享,主要可歸結出兩方面的問題:一是覺得晤談費用太過高昂,難以負擔;二是心理治療恐怕比服用藥物需要更長的時間才能見效。經常聽到的說法是,錢花下去了,初次會談卻得不到好印象。站在病友的立場,坦白說花費是個很現實的問題,能夠負擔這樣龐大的諮商費的人恐怕不多。再加上心理師的談話內容、說話方式、使用措辭都在在影響病友的觀感,一不小心就會造成反效果。國外的「心理醫師」是可以開藥的,而國內只有「心理師」,不得開藥,只能透過談話協助病友。我認為假如症狀尚輕,可以試試看,聽取心理師的建議,但嚴重的話可能還是吃藥比較有效。

3. 雖然在心理諮商方面我並沒有較好的印象,但自己從生病之後就多少會看大眾心理學跟腦科學相關的書。這些書在學術上或許沒有專業論文那麼講究,但多少是有憑有據的。透過實驗結果,了解怎樣的方式能讓心情稍微愉快些,再由這些作者(都是心理師或腦部研究方面的專家)以淺顯易懂的方式介紹給讀者。有些還會提供練習,試著做做看的話,其實還蠻有幫助的。越了解這種疾病、了解心靈運作的方式、怎樣使用自我意識去覺察遭到扭曲的思維模式並予以修正…就越能給自己帶來好處。

4. 要問我最後決定身心症穩定(或康復)的關鍵,我不會說是藥物--我會說是時間。我看過不少即使吃藥、狀態仍一直不穩的案例,至於這些人什麼時候才整個走出來,那就不一定了,而且搞到最後可能也不知道是藥物治好的、還是時間久了自然就好了的。我的經驗是,前五年吃的藥都沒辦法讓我很穩定,即使我都有按規律服藥。直到第六年,由一位住院醫師開立全新的處方簽,才真的穩定下來。因為是吃了之後就確實有改善,不再像以往那樣反反覆覆,所以我會說是吃藥讓我變好的。但那也已經是打從我一開始服藥以來、吃到第6年的事,可見得身心症的治療需要花多大的耐性!不過,若單純只是憂鬱症,沒有合併其它精神問題(精神分裂、焦慮症、創傷症候群、躁鬱…)或上癮(飲食、菸、酒、毒品等),應該可以比較快康復。


嚕哩貓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沒有「自殺者很自私」這回事 / There's Nothing Selfish About Suicide

作者:凱蒂˙赫莉,兒童暨成人心理諮商師、育兒專家 / Katie Hurley, Child and Adolescent Psychotherapist, Parenting Expert

原文出自:Huff Post Women / 譯者:嚕哩貓

n-ROBIN-WILLIAMS-large570  

Associated Press / 圖片來源:美聯社

我是自殺者遺屬。

近日我已經很少談及這些事了,好像已經走到了一個頂點,覺得這段過去距離很久遠。傷痛復原的過程漫長而絕望。曾有那麼一段時間,我在悲痛中忍受孤寂,也曾有那麼一段時間,感到既失落又困惑。關於自殺這件事,最困擾的莫過於沒人知道要怎樣安慰,沒人知道該怎麼反應。旁人都只能報以微笑、打個招呼,然後想辦法轉移話題…但都逃避自殺這個字眼。自殺遺族似乎往往得靠自己的力量走出來。

文章標籤

嚕哩貓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線稿繪本,繪於重度憂鬱症發作的住院期間,主要想表達生病時難以與外界連結的無奈與無助。內容灰暗,請斟酌觀賞。

會想分享這部作品,是因為這幾天聽到有兩位病友提及生病時就像是「被關在玻璃內與外界隔絕」,怎麼喊外面都聽不到,而我以前也有這種感覺過。

 

 

1.jpg

 Page 1

《瓶中鴨》第一章

嚕哩貓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 原文寫於2012年11月20日,網路上可查到的董氏基金會憂鬱症量表,內容至今依然沒有改變。 

如果想知道自己究竟有沒有憂鬱症傾向、是否需要專業協助,董氏基金會提供的台灣人憂鬱症量表,似乎是一個很好的參考。

但我要說:我認為拿這份量表作為參考並不適合。

 

這份量表的問題,在於:

 

一、雖然註明「此測驗不是診斷,有憂鬱症傾向請尋求專業協助」,但整份量表都沒寫究竟是要維持多久,才算是需要尋求專業協助。做完量表後出現分數的頁面,也沒有註明這點。任何人只要分數超過29分(而這是這份量表中非常容易到達的分數),都會看到頁面顯示:「你是不是感到相當的不舒服,會不由自主的沮喪、難過,無法掙脫?因為你的心已『感冒』,心病需要心藥醫,趕緊到醫院找專業及可信賴的醫生檢查,透過他們的診療與治療,你將不再覺得孤單、無助!」然而,每個人總有遭遇打擊的時候,有可能一、兩個禮拜都情緒低迷,但並不見得真有嚴重到需要找專業協助。

文章標籤

嚕哩貓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