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文出處:三葉草舒心坊

王委員您好,我是三葉草身心症關懷園地的版主斐喬。這次的隨機殺人案,再次突顯精神疾病患者穩定服藥、持續就醫的重要性。我本身是躁鬱症過來人,19歲病發開始接受治療,2010年最後一次發作躁症,住院調到合適藥物後,至今十年來都很穩定。每日定時服藥,每月固定回診一次。雖然無法跟一般人一樣,有正常的學歷及工作經驗,大學念了十年才念完,但是至少我已經回歸近似正常人的生活,並於去年結婚,懷孕生子。

我主持的社團內,也有狀況穩定的思覺失調症及邊緣性人格患者。她們都很努力地在持續服藥跟就醫,但是必須坦言,大多數病友都沒有辦法正常工作。除了疾病本身會影響工作表現以外,服藥也會降低自身能力。尤其是開始接受治療,還在適應藥物的階段,會有短至數月,長至數年的期間,難以維持正常學業或就業。

我父母都是教職,就算我長期不工作,我們家的經濟條件也可以養活我。也許是因為這樣,我比較可以無後顧之憂地持續治療。但是一般的病友沒有辦法像我這樣,尤其是男性。

藥物副作用造成的錐外徑症候群及類帕金森氏症,根本很難正常工作。服藥導致病友工作能力下降,又不可能得到單位的同理,想維持工作根本難如登天。但失去工作就沒有收入,就連繼續看診都有困難,這是很現實的問題。

我很希望政府能夠設置輔助精神病患接受治療的配套措施,比如庇護工場,讓患者在治療期間,可以做簡單、壓力較輕的工作,又能有持續就醫的金錢來源。服藥期間,如果工作壓力較小,又有基本收入,也許可以維持病友穩定服藥的意願。

我是當了媽媽以後,才知道什麼叫做「正向教養」。小孩子不乖的時候,溫柔堅定地跟孩子溝通很花時間,打罵是最方便、不費力的手段。可是政府推正向教養,當然有其理由,畢竟打罵對小孩的發展沒有好處,只是讓父母便宜行事而已。

死刑之於犯殺人罪的精神病患者,也是很方便,甚至教人快意的方式。反正殺人償命,好像也說得過去。可是它對病患沒有嚇阻力,因為大部分精神病友,日子都過得非常黑暗、痛苦、孤寂,說穿了也不怕死,只是不一定敢自己執行。我深怕若整個社會都寧可用這種便宜行事的態度,來處理這樣的病患,不但不會解決問題,還可能因強烈的歧視而造成更多令人後悔莫及的事情。

庇護工場的概念,當然需要費心投入,不是那麼容易的事,但也唯有堅定溫柔的支持力量,才能夠讓精神病患好好接受治療、好好活下去。也唯有這樣,才能夠讓社會更加安定。當然,也許我想得太過美好,太過天真,但我真心認為,包容跟同理,才是能夠讓我們社會更進步的方式。

我花了很長的時間,才學會與精神疾病共存,並將之視作一種祝福;因為這場病,我比一般人更能理解精神病友們的辛苦。但我能夠活到現在,是因為我很幸運,我的父母都支持我、愛著我,我也沒有遭遇太大的經濟壓力,或受周遭的人歧視,我身邊一直有非常堅定、強壯的正向力量在支持著我。但是精神疾病對很多病友來說,是一個詛咒,是一場彷彿永遠無法逃脫的夢魘。

台灣是文明國家,我相信總有一天,我們會知道如何能讓一般人跟精神病患都能夠共融相處,而這需要所有人的共同努力,從避免歧視排擠開始,從同理包容作結。我希望其他精神病友,也能跟我一樣,覺得自己活在台灣是一件很幸運、很幸福的事。

以上,還請委員多多幫忙。

#解鈴還須繫鈴人
(此信已透過臉書訊息傳達給王委員)

    文章標籤

    精神障礙

    全站熱搜

    嚕哩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