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原文標題為《躁鬱症經驗談》。作者本身是躁鬱症過來人,經歷過重度憂鬱、中度憂鬱、輕躁、重躁,各階段皆有詳細描述,故更名為《憂鬱症/躁鬱症經驗談》。

※ 有任何問題、或想談心,歡迎來信:fqzhang924@gmail.com

 

憂鬱症/躁鬱症經驗談(一):前兆

Sat Jan 22 2011

從上次病情好轉至今,已經超過半年都蠻穩定的了,上台北唸大學後,突然發病,算有六年的時間都在起起伏伏的狀態。跟我同年紀的好友們,不是在工作、就是在唸研究所,而我則因為發病,好幾次休學、轉學,所以才唸到大學三年級。幸運的是,我們家的經濟狀況允許我繼續就學,雖然之前的學校無法畢業,但總有學到東西。 

今天,我可以在Prozacpo文,對我而言已經算是一種奇蹟了。過去我所面對的,不是「面臨死亡」的恐懼,而是「選擇死亡」的恐懼。我曾經選擇死亡,向死神招手,但最後祂沒有帶走我。我很感謝祂沒有帶走我,否則我就永遠不會相信這種病有痊癒的時候。我也不會帶著希望、不會相信我還能回到從前的自己。

大約從國中開始,每到秋天,葉子開始枯黃的時候,我總會聞到一股蕭瑟的味道。這感覺很難形容,就好像會預知某種不愉快的事情將要發生一樣。春夏時的我都相當活潑,沒什麼煩惱,我不大愛看書、不喜歡看電視,那時候網路也不怎麼好用,成天只知道一直畫漫畫、看漫畫、摸魚打混。我對漫畫情有獨鍾,雖然知道沒辦法遂了孩提時的夢想--成為漫畫家,但至少我一樣熱愛畫畫,對一些台日名家的作品更是痴迷。只是不知為何,到了秋天,原有的熱情就會變淡,也會沒來由地難過。似乎有個東西糾結在胸口一般,問那是什麼,也摸不著頭緒。當時倒也沒有說會哭泣之類的,談話都還正常,但比起春夏實在活力大減。

第一次嚴重發病是在上了大學的第一年,我去台北唸書。當時正逢九月中旬,即將由夏轉秋。剛開始也都還好,然而到了十月中旬,精神日漸委靡,竟而變得難以行動,整日昏昏沉沉,更因為胸口鬱悶,說不出的難受,眉頭都皺在一起。現在我的眉頭會有明顯刻痕,就是長年這樣緊蹙的結果。

後來越發難過,眼淚常不自覺地落下,又因為心緒混亂的關係,常常胡思亂想,一件小事也會被我想得很嚴重,若不是發病,我原本個性也不會這樣的。

從小我就是個沒什麼煩惱、大喇喇的人,正經的事不會,鬼點子倒很多,遇到大考小考,我都一個原則:反正我唸了,會就是會,不會就是不會,因為沒下苦功的關係,成績怎樣也就不去計較,考不好是活該,考得好就是撿到便宜。我給旁人的印象一直是天性樂觀,又不會吹毛求疵,所以後來發病,著實是叫人難以置信,可見我的狀況,都跟「病」有關,而不是跟「思想」有關。有些不明白憂鬱症的人會說:「想開一點吧!」或是:「何必一直鑽牛角尖?」「這世界上還有很多美好的事情啊!」但體會過憂鬱症之苦的人,大概就知道,若發病的當口還可以自己想開,那也不叫真的「病」了,至少就我的經驗而言,原本我也不是個老愛鑽牛角尖的人,我興趣十分廣泛,很少感到無聊,在憂鬱症發作時卻克制不住地傷心痛苦,感覺世間沒一件事情能喚起我的快樂,這又豈是常人所能理解?

到了差不多十一月時,我跟媽媽提到自己心情不好,她有點擔心,卻也不知做何處理,後來她想起我阿姨有在拿身心科的藥,請她帶我去看一看,我拿了藥,並沒有認真在吃,後來情況還好,就也懶得吃了。

學期結束,開始放寒假的時候,父母北上,連同哥哥一起在台北團聚。這時候的我情緒仍然不穩,常常不說話,板著一張臉。家人不大清楚我的狀況,我爸對這種事情更是全然不瞭解。我們那天在電影院買了票,準備入場觀看,卻在此時發現我的票不見了。怎麼找都找不到,一夥人直覺掃興,也就不想看了。出了戲院,我走在前頭,忽然爸爸從後面大力推我一把,叫道:「你就不會道歉一下嗎?!」我嚇了一大跳,悲懣的情緒難以抑制,當街大哭起來。

事隔數年,爸爸依然覺得,是當初他這樣推我一把,才導致我精神疾病發作。我告訴他好幾次,不是這樣的,他還是自責不已。我們家人的情感,在我上了國中後就開始疏遠,尤其哥哥十八歲就離家北上,一家子鮮少團聚。這些倒也都還好,本來我多半的時間都在學校,跟同學比較有往來,回到家,吃吃飯、洗洗澡、寫寫作業,也差不多上床了,所以當時他們很少管我,對我來說似乎也剛好。爸媽這幾年來,實在下了非常非常大的努力在照顧我,如今爸爸已經是白髮蒼蒼、名副其實的老人了。對於爸媽,我感激都來不及,何來不滿?只是過程中,各種波折以及複雜的情感,這一切的故事,只怕七天都講不完。


臉書社團>>三葉草身心症關懷園地

創作者介紹

嚕哩貓的四季情歌

嚕哩貓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悄悄話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