憂鬱症/躁鬱症經驗談(九):康復之路

Fri Feb 11 2011

在躁症發作,住院的那段期間,是一位年輕的住院醫師替我治療。一直到現在,他都是我的主治醫師。在當時,我根本就像是瘋了,爸媽甚至考慮要帶我入住玉里的一間精神病院。就在他們心力交瘁,陷入絕望之時,這位醫師給爸媽打了一劑定心針。他很肯定地說:「你女兒只是躁症發作,沒有瘋掉,我一定可以把她治好。」

最後證明,他真的把我治好了。

在我看過的這麼多醫師當中,其中不乏著名的精神科醫師,而這位年輕醫師,不過是醫院裡最小牌的一位。沒有護士幫忙,叫號、列印等都由他自己來。他講話很親切,容易相處,而且字都寫得相當工整(不過這好像不是重點)。如果爸爸在場,他會聽完我的描述後,要求我先出去一下,然後私下跟爸爸說明我的狀況,以及他會如何治療、為何用這款藥、使用時該注意的事項等等。

大醫院裡的小醫師,似乎很不起眼,但對我們家人來說,卻像救命恩人一般。他利用住院之便,讓我試了幾款藥,最後確定其中兩款搭配起來效果最好。這兩種藥物,我吃到現在,沒有明顯副作用,真要說的話,我目前發胖,可能跟帝拔癲有關,不過,躁症的藥本來就容易致胖,醫師也說,副作用會漸趨緩和,如果能多運動,還是可以瘦得下來。

尋找了各種各樣的非正式醫療後,繞了一圈,最終仍是回到了專業治療。之前總是無法接受可能服藥一輩子的事實,所以排拒醫師建議,自行停藥。然而,回顧那兩次停藥,結局都非常之差,或許應該要重新檢視自己就醫的心態,從原本的不信任,修正到至少可以去嘗試看看。精神醫學之複雜,病人本身知道的,大概不會比醫師多。他們會提出某種建議,一定是參考了許多醫學書籍及最新期刊論文;既然是醫師,講出來的話就不能無憑無據,然而,在做診斷時,總不可能列出所有的參考資料來說服病人。當醫師做一個判斷時,他背後所下過的功夫,並不是我們能想像得到的。

雖然藥物治療有很多缺點,像是副作用不舒服、或每天得按時吃等等,而且有時候試了好幾種藥都不見效,但這就好比減肥,有些人使用這種方式,有些人使用那種方式,有些人說這個方法有效,有些人說那個方法有效,有的方法會遭受抨擊,有的方法可以速成卻不能持久。無論如何,少吃多動才是最有效的辦法,因為那是基本原則,很少有人違背這項原則還瘦得下來,就算是抽脂、胃繞道手術這種速成法,還是會有一堆副作用。減了老半天,到了停滯期,看到體重都停在那邊,真的很叫人洩氣。好不容易瘦下來,又為了要維持身材,還得建立起好習慣,貫徹始終,才不會又胖回去。

服藥也是,起初會很辛苦,如果沒效果,多少都會想停下來。又或者,當自己覺得狀況改善時,也會想自行停藥,可是這樣後果會如何,還是得由自己承擔。

我跟家人一路走來,跌跌撞撞,往往是一臉茫然,不知道該走哪個方向、該聽誰的話。若不是因緣至此,也無法遇見現在的這位好醫師吧。目前的情況非常好,跟過去幾年的心情截然不同,不會陰晴不定,不會經受不起別人一句話,也不會莫名其妙地憂鬱起來。之前都以為自己什麼興趣也沒了,現在又變回從前那個好奇心旺盛的我,日子過得很有朝氣,唸唸書、上上網,一天的時間很快就過去了,不像生病的時候,過一小時都像過一個月一樣。

脫離了生病的那幾年,我才發現真實的自己,跟生病時有多大的差別。最近聽我一位阿姨說,她曾有一段時間患有憂鬱症,那個時候,每天都無精打采,什麼也不想做,明明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卻往往讓她感到很焦慮、很緊張、往不好的地方想。服藥治療後,已經完全康復,跟生病時倦怠的樣子大不相同。

我想把這所有的過程記錄下來,主要是想鼓勵自己,未來若是有發病,一定要記得生病不是永久的。至少對我這種雙極性情感障礙的患者而言,不管是到了哪一端,都不會持續很久。只不過我的復發機率比單極性患者高,所以已經做好可能復發的心理準備。

這段路很辛苦,在十九至二十五歲中間這段大好年華,我沒有機會參加一堆活動、搞社團、跟同學出去遊玩,從國立大學轉到南部的私立大學,也還沒唸畢業,聽起來似乎失去很多。但這段過程中,我也學到很多,不像沒生病前那付年輕氣盛、不可一世的樣子,行事上變得比較沉穩持重,也比較細心。爸爸大概是改變最大的人,原本脾氣不好,又很少跟兒女閒聊,現在卻常常陪我聊天,跟兒子的關係也比以前好多了。若不是我發病的關係,他可能一輩子都不會接受宗教,更不會花時間去鑽研佛法,以此為樂。媽媽說,過去她都很羨慕別人有自己的宗教,沒想到現在她也有一個信仰支柱了。

這一切可以說是因禍得福。人的一生中,很難說會碰上怎樣的遭遇,但如果能努力撐過,那麼,引用台南市憂鬱症關懷協會創會理事長林明政的一句話:「最後的結果,不是得到,就是學到。」
 



斐喬成立的三葉草舒心坊開張囉~油壓按摩1小時500元,催眠體驗價350元,塔羅談心300元,身心症病友另享超值優惠!亦售優質手工皂,一塊100元,無香精、無色素,最安心!臉書粉絲團平日發佈圖文創作,歡迎按讚追蹤!


 

這邊想跟身心症病友們說一下。如果狀況有比較恢復了,我真的鼓勵各位透過部落格寫下心路歷程

使用部落格的原因,在於文章比較能透過搜尋被看到,也比較不會被「洗掉」。

現在網路上流傳的文章還是以專業醫療人員撰寫的居多,但有些細節是病友自己才知道的,例如心理和生理的確切感受、服藥與治療的困境、與醫療人員接觸後的想法、住院的感想…等等。當然,病友在人際上,特別是家庭、同儕之間所發生的事,也相當重要。

很多想幫助病友的家屬、親友,會因為不明白病友真實的狀況,而不知如何是好。一般大眾也因為對這種病不熟悉,因而產生許多誤解。

老實說,政府目前所做的身心症衛教宣導仍不盡人意。如果希望能讓更多民眾了解身心症的真相,可能就得由病友自己寫下親身經歷開始。我還是打從心裡相信,社會總有一天能對這個病有更多同理,進而真正降低自殺率;不用再仰賴1995,而是能實際從周遭人際中獲得支持力量。



憂鬱症/躁鬱症經驗談》系列文共九篇,如有相關疑問,可先參考鬱見陽光:憂鬱症/躁鬱症邁向康復的Q&A,謝謝!想談心或有任何疑問,歡迎來信至:fqzhang924@gmail.com,我會盡快回覆。
其他參考文章:關於憂鬱症/躁鬱症的停藥、以及發作很嚴重時該如何解決的問題
                                                      憂鬱症/躁鬱症吃藥會好嗎?有什麼注意事項?



臉書社團>>三葉草身心症關懷園地

 

創作者介紹

嚕哩貓的四季情歌

嚕哩貓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6) 人氣()


留言列表 (46)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nick
  • 看了你的經歷,真不簡單,妳真的好勇敢,最後能康復真替你高興。我也自殺過,然後住院,電療,後來好了。這一次是最近不久又復發了,好渴望內心的安寧.....,而今天的任務是撐到下班不要讓同事發現....
  • 謝謝你:)

    這種病要撐過來,真的沒別的方法,只能咬牙撐過…即便我現在痊癒,也還是會有心情不好的時候,但是只要跟朋友打打屁、出門晃晃,就可以恢復正常。患病時不同,根本不想出門、交際,只想把自己關在家裡,卻又什麼事都做不下去,真的很難熬。

    如果你很煩悶,需要有人傾聽,你可以寫信到我的信箱,或者看你需不需要即時通訊,我們再交換聯絡方式。祝福你!

    嚕哩貓 於 2012/12/28 10:05 回覆

  • nick
  • 你的文筆思路好快,一下子就可以打那麼多出來,我剛剛打那些大概打了快十分鐘吧! 因為吃了藥,想吐又有點想睡覺,腦筋有點空白,打一句都要打很久。

    很謝謝你,我現在在上班,偷偷上來的,找到你的文章,慢慢的看,還沒看完..,你文筆非常好,有些描述看著看著眼眶就不爭氣的濕潤了起來....
  • 不客氣:D
    吃藥之後思緒變慢很正常,我當時幾乎都看不懂文字了,連話都講不大出來。我會默默為你祝禱的。有任何時候需要聊天都可以找我。

    嚕哩貓 於 2012/12/28 11:25 回覆

  • nick
  • 謝謝嚕哩貓,受不了時一定會寫信給你。其實我一時間也不知道該傾吐什麼? 畢竟已經是復發過多次了,一樣都是那些令人窒息的感覺。終於撐到中午了,我是吃速悅,吐到都沒胃口了,對了,你好了後還繼續吃藥嗎?
  • 有,我是一直服藥維持穩定,因為是躁鬱症的關係,有吃一輩子的打算,我寧可吃藥也不願再發病。憂鬱症的話,可以視情況慢慢停藥,不過還是得經過醫師指示。你有沒有跟醫師說你吃速悅會吐?我以前只有口乾耶!該換藥還是得換喔。

    嚕哩貓 於 2012/12/28 15:11 回覆

  • 悄悄話
  • 阿文
  • 看著你文章,一路走來,真的辛苦了!
    身為醫護人員的我,以後會更有同理心的傾聽病人!

    在這裡幫你打打氣~
    未來的每一天,願妳健康、平安!
  • 謝謝你ヾ(*´∀`*)ノ

    嚕哩貓 於 2013/02/03 16:37 回覆

  • nick
  • Dear lulicat
    新年快樂 :)
  • 謝謝你^^ 也祝福你新年快樂,心想事成:P

    嚕哩貓 於 2013/02/08 18:51 回覆

  • snoopy
  • 我也是憂鬱症患者,這種一路走來的艱辛只有自己能體會,我也走了八九年,很多痛苦真的外人很難理解体會,只有有患了這疾病才能真正感受。
  • 沒錯,這也是為什麼我們比其他人更能體諒身心症患者的原因:)

    嚕哩貓 於 2013/06/11 12:21 回覆

  • 訪客
  • 謝謝你的回覆,忘了告訴你了!!

    我是小小北極星

    #10 snoopy 於 2013/06/11 06:20
    snoopy

    我也是憂鬱症患者,這種一路走來的艱辛只有自己能體會,我也走了八九年,很多痛苦真的外人很難理解体會,只有有患了這疾病才能真正感受。

    上述這篇是我留的,我本來用悄悄話,因為我沒Pixnet帳號,後來想想可能會收不到回覆,所以又留了這篇留言,剛看了許多你的文章很支持你的看法與想法也希望自己也能幫助更多身心症的病友!!

    你的郵件我都有收到也看了,感恩及謝謝喔!!
  • 不會~有什麼問題再寫信給我吧:)

    嚕哩貓 於 2013/06/15 17:36 回覆

  • Ciao
  • 我半夜搜尋到你的文章, 然後看到天亮, 因為現在是憂鬱症復發中, 真的很難控制情緒, 我哭掉了半包衛生紙, 跟著你的文字起伏心情。覺得你很幸福, 因為你有為你擔心的家人, 幫助你,一路支持你的家人, 真的非常非常羨慕你...。很難想像躁鬱症患者的痛苦, 這麼多年真的辛苦了, 你的意志力比那些幸運可以不用面對選擇生死的人強太多太多!! 請你一定要一直堅持下去, 因為你經歷過, 所以你懂, 加上那麼俐落的文筆, 可以激勵好多好多像我這樣不知所措的病友。謝謝你, 我也會咬緊牙關的撐過去的。

  • Dear Ciao,我大概可以理解你說的羨慕感覺;每個人都有自己羨慕的對象,也有值得人羨慕的地方(只是不一定自己知曉)。像我當年發病時,偶爾去成大校園散步,看到那些充滿活力、參與營隊及社團活動的大學生,都覺得羨慕到心都在絞痛。我自知幸運,不敢稱自己能替病友說什麼話;在此分享心路歷程,除了讓有心了解這種疾病的人、以及病友親屬可以多知道一點細節外,也是想鼓勵病友:憂鬱症是可以痊癒的,只是病程不同而已。流淚、焦慮、沮喪、受挫、失去信心、感覺被這個世界遺棄…都是憂鬱症發作時很正常的反應,是生病引起的負面情緒。有些不了解病友心情的人(甚至包括一些精神科醫師及心理師),會認為是病人自己不肯振作,而把問題丟回病人身上。殊不知,有誰能在腹痛時,用意念要求腹部不要疼痛、在發燒時,用意念要求不要發燒?我們確實經常受到誤解,但也不用看得太重,畢竟沒走過這一遭,要理解真的很難。當初我如果沒得過這個病,應該還是小屁孩一枚吧!所以到最後,或許還得感謝有這樣的經驗哩。日後你如有任何問題、或想跟我聊聊,可以寄到我的信箱:fqzhang924gmail .com。我會很樂意回信:)

    嚕哩貓 於 2013/10/14 23:59 回覆

  • 悄悄話
  • joe
  • 我也是最近被確認了重鬱。無意中找到你的網頁,非常佩服你的勇氣。像了解我們的人也不多。
  • 謝謝你,請你也要好好保重喔。

    嚕哩貓 於 2014/06/15 11:30 回覆

  • 木子
  • 妳好,剛剛看了文章後,竟是莫名的難過到哭了起來,現在心情已平復。
    我自己是在這兩三個月開始,情緒有極大的起伏,但直到現在,也只到過一家醫院看過醫生,大約是兩星期前,醫生是說我沒問題。但是似乎並不像醫生說的那樣,我依舊會在沒有任何預兆的情況下,非常厭煩或者非常難過。

    因為我本身是今年要升上高三的人,也許是年齡的關係,醫生說我是一般青少年情緒多少都有起伏的問題而已,父母也認為如此。

    仔細想想其實我這幾年來常常落入憂鬱的情緒內,但都是壓制下來,並且也是以「只是心情不好」的結論處理。只是似乎是在上兩個月間,除了憂鬱感極度加重外,伴隨著居然有煩躁到無法平靜下來繼續做事的心情出現,我才有些了解到,我也許不是單純的心情不好而已。

    但是至今已經跟父母講過多次了,他們不斷地用「你有情緒,我們也有」跟「自己要懂得抗壓,提高抗壓力」來回覆我,而且每次聽到他們這樣說的時候,我反而會有更加煩躁的情緒。
    也許是那醫生對他們說我沒問題,於是他們堅信我只是壓力大,無法克服而已,甚至以我的感覺來講,我覺得他們一直認為我是「青少年在鬧脾氣」。

    也許真是我鑽牛角尖,但是隱約真覺得「不只是這樣」,包含情緒極端的時候(非常悲傷或者非常煩躁),感覺都超出了以前心情不好時的程度。
    我目前是還未有過想不開的念頭,可一直到現在,隨著每次情緒起伏的時候,我當下的難受與痛苦是一次比一次強烈,除了不明白我目前的狀態究竟如何(是否真的是精神或情緒問題),我真的不知道再強烈下去自己會有什麼行為或想法。

    說多了真抱歉,總之看了你的文章後,覺得有所感想。
    而且你的心路歷程真令人佩服。
  • 木子,Pixnet的留言回覆似乎有字數限制,我把回給妳的留言貼在下面那篇,麻煩妳再看一下。:)

    嚕哩貓 於 2014/06/21 14:46 回覆

  • 嚕哩貓
  • Dear 木子:

    很遺憾聽到妳說父母無法同理一事,連醫師的反應也讓人失望。我記得自己初次在台南就診,醫師也沒說什麼,護士則是在一旁投予令人難堪的眼神。如今過了這許多年,台灣身心症的衛教仍十分不足,以致一般大眾對這方面仍有許多誤解。

    要長輩了解這種病確實很難,我父母一開始原也不相信,父親甚至罵我草莓族,直到我受不了割腕自殺,他們才驚覺事情的嚴重性。只是並不是所有父母都有這種領悟,我也看過病友即使自殺仍不被家人理解的,甚至遭受更重的譴責。

    我所接觸過的病友中,其實多數都是在沒被家人同理的情況下獨自承受。而有家人協助的病友,也是非常艱苦地撐著,在感受上恐怕沒有好過多少。也就是說,家人的同理之於病友,最多是不會給予心理上的刺激,然而對病情並不會有特別的幫助,病人的痛苦感受還是一樣會很鮮明。

    另外,妳目前還在就讀高中,可能需要面對的一個現實情況是:服藥會讓妳難以上課。我在大學時代,治療過程中多半處於休學或請假的狀態。原因是藥物會讓人昏鈍、嗜睡,根本沒辦法上學。我無法從妳的留言中判斷妳是否有在用藥;妳可能得考慮一下我所描述的副作用問題,而且精神科藥物得長時間吃(至少半年以上)才比較有可能避免復發。通常除非是輕度憂鬱(可能長達數十年),不然應該幾個月後就會比較好了,不一定要服藥。

    妳若覺得很難受,可以在不告知父母的情況下,再次上身心科求診(當然,最好就換一家囉),請醫師開一款劑量低、副作用較輕、能在難熬時協助放鬆的藥物。如果沒有零用錢看診,妳試著用寫信的方式清楚描寫發病模樣,給父母看,並且明確點出妳覺得與心情不好時有怎樣的差別,附帶告訴他們妳已經比上次去看醫師時變得更嚴重。寫信跟口語表達不一樣的地方是在於,講話溝通比較容易有衝突,對方也比較不知如何跟妳回應,導致說的或想的沒辦法細緻化。寫下來讓對方看,可以寫得詳細些,對方也有較多時間可以思考。

    還有其他方式可以讓妳這段時間稍微好過一些,說不定自由書寫就蠻適合妳的。有興趣的話,可以上網查一下「自由寫作」、「靈性書寫」等關鍵字,大體上跟寫日記有點像,但是自由書寫不用修改、想說要寫什麼內容、要分什麼段落,而是腦袋出現什麼就寫什麼,這樣有助於疏通妳的負面感受,會讓妳在痛苦時放鬆一點。

    隨時歡迎妳寫信給我:fqzhang924gmail .com

    祝安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滾滾毛
  • 你好,我是自己覺得自己有狀況了自己開始搜尋資料並尋找諮商師診療,你說得很對,中度的憂鬱真的很痛苦,我很想快點站起來像以前的自己一樣陽光,聽到什麼都不會放在心上,可是每次都辦不到,越來越對自己失望,其實都知道自己在幹嘛,可是就是不能抑制哭泣和胸悶和暴躁,我的家人一直說一大堆話自以為的話,讓我更痛苦,我念完4年大學,3年半都是行屍走肉勉強打起精神讀完的,我當時也沒發現自己可能生病了,朋友也沒有所以他們只會說別想太多了,甚至就有點不太想再跟我說太多的感覺,之後開始出現幻聽,諮商師說那是惡魔的聲音,我抑制不了那種聲音一直在貶低我攻擊我笑我,最後工作換到後面我選擇停下來不工作了,常常會有想大吼大叫的反應,因為和男友同住我克制住了,最後我選擇和家人保持距離,因為他們一直控制我的思想和做法,跟惡魔一樣,每次回家都惡魔的說些難聽話噹我或傷害我,大學期間什麼都忍耐著自己不喜歡的事,甚至不喜歡的感受也會忍耐住,很多時候我還會一直自責自卑,我因為害怕吃藥會讓我思想遲鈍,所以只看了一次身心科就轉往諮商師,費用比較貴也還在適應看看這諮商師,但也因為看了諮商師開始有自己的想法,卻也開始大暴炸,很容易發脾氣..看完您的文章後才覺得這世界不是只有我一個人在努力著,謝謝妳
  • Dear滾滾毛,能夠找到一種適合自己的治療是很好的。這是一趟心靈成長之路,很痛苦,但痊癒後,或許會跟我一樣感到很有收穫。

    我們在發病的當下,很難了解為何要這樣走一遭,為何這種事會發生在我們身上。很多寫信給我的病友都是這樣努力著的。雖然有時候會遭受冷言冷語、無法被同理諒解,但無形中都還是有一股善在流動著。比如得過身心症的網友,會在網路上互相支持、聲援;妳應該也有發現,當憂鬱症的新聞又發生時,總有一些妳一聽、就知道那個人懂妳的聲音出現。不再像過去,往往病友只有被誤會的份,或是只能被迫接收某些自認為很有智慧卻很傷人的言語。

    跟會給自己負面影響的環境保持一點距離,我相信妳會慢慢變得比較好。加油喔。

    祝安。

    嚕哩貓 於 2014/11/03 21:47 回覆

  • 悄悄話
  • 木霍
  • 九篇看完之後很有感觸
    幾乎上述負面的事我都經歷過
    較巧的是我也喜歡畫畫
    有空我會寫日記 這樣以後就不會忘了
    感謝分享
  • 生病時寫下的日記跟留下的畫作都很可貴,祝福你!

    嚕哩貓 於 2015/07/06 01:37 回覆

  • H
  • 謝謝妳那麼寫的這些文章。心路歷程,給大眾一些正確觀念,我還擔心自己是不是輕度憂鬱症,對這個疾病有更深度的瞭解了,。
  • 很高興對你有幫助:D
    祝安~

    嚕哩貓 於 2015/07/16 19:45 回覆

  • 悄悄話
  • 悄悄話
  • 布
  • 想要請教您,最後的主治醫師貴姓,在哪裡任職呢?
    因為我的家人也有憂鬱症的問題,且也有自殺的舉動。
  • 你好,因為擔心公開那位醫師的資訊,會給他造成困擾,能否請你私下來信?謝謝。祝一切平安。

    嚕哩貓 於 2015/10/31 22:58 回覆

  • Red
  • 你已經很幸運了,你有非常好的家人
  • 是的,我很清楚自己已經十分幸運,一路走來有家人陪伴。

    我寫這篇,目的從來不是刻意要把自己寫得多坎坷,聽別人給我拍拍手,
    我所希望的,無非是希望人們可以理解:

    1. 身心症是有機會痊癒的
    2. 即便像我這般幸運的人,都已經走得很辛苦,何況是經濟壓力更大、人際支援更少的病友?

    我想讀者應該看完系列文後,都不難想像這種病有多難熬。而我只有躁鬱症,很多病友還同時罹患強迫症、飲食失調症、思覺失調症等等,真的很難想像他們怎麼撐過。

    所以重點應該是要放在多去了解病友的實際狀況、給予關懷陪伴。我所寫的內容,僅僅是廣大身心症患者所承受的冰山一角而已。

    嚕哩貓 於 2015/11/02 23:44 回覆

  • 訪客
  • Hi 想跟請教最後治癒你的醫生名字及服務醫院,謝謝你的幫助,也祝福你平安快樂。
  • 信件已回覆。

    嚕哩貓 於 2015/12/10 23:56 回覆

  • 小莎
  • 您好,請教一下 :
    我被醫生判定有憂鬱症約半年, 原來我的症狀是口齒不清, 失眠,心悸,不想交際.不敢出門,連刷牙洗臉洗澡都不想做了.還伴隨著嚴重的抖腳和抖手. 吃了3個月的藥(速悅)後,就停藥了,因為除了口齒不清很明顯的改善了之外,其他的症狀沒有明顯的改善, 但我的醫生覺得這樣就有恢復8成了,要應該很有效,讓我覺得好擔心 ,這醫生是否真的了解我到底怎麼了,

    目前我的心並不憂鬱, 但我不知道憂鬱症的痊癒判定是甚麼?但怎麼那些症狀就是沒法好,真的要繼續吃速悅嗎 ?
  • 妳好,

    我覺得妳眼前這位醫師,是否能獲得妳的信賴很重要。如果他說妳已經將近恢復,而妳無法認同,那或許可以去詢問其他醫師的意見。

    對藥物的適應人人皆異,有可能此藥在妳身上比較看不出效果。但治療身心症原本也就需要花很長時間,而且最好要持續治療才能見效,至少也要半年。

    我是在想,如果沒有憂鬱感,卻有失眠、心悸、懶怠等狀況,那是否能算是憂鬱症?或者有別的原因造成?這些妳可能都得再去詢問醫師,或許也可以多聽幾位的意見。至於是否已痊癒,妳就回想一下還未得病時,自己是什麼樣子,那便是了。

    憂鬱症治療不會只有一種方子,也不一定非得看醫生不可(此乃個人意見),但找個方法持續做下去是必要的。

    祝安。

    嚕哩貓 於 2015/12/14 17:37 回覆

  • ★“Designer∞~Bird↗♀♂〃
  • 科科~您好呀~你的故事有一半跟我很像,我在16歲被診斷bipolar,當時很不爽,所以一直跟醫師辯論,結果還把心理學、精神醫學、精神藥學全部讀過,來證明我很正常~
    (到最後我證明我沒病,只是個性很像有病~但是絕大部分的生活我都稱的柱)
    今年23歲,高中~大學幾乎都在吃藥,整天跑醫院,結果我的大學生活跟你一樣,只不過在期間,我還是會努力維持正常生活,所以大學課業、社團、志工、跟心理師交朋友、當上助教...等,都有玩到,只不過唯一遺憾的,朋友認識太少,時間太短...
    很多時候我感謝自己的意志力,目前以停藥1年,生活正常,睡眠一覺到天亮~醫生也問我怎麼半到的~我告訴他~~我一直都這樣~只是你不相信~科科
  • 嗨,就我的認知,只要沒影響到日常生活,可以讀書、可以工作,沒有脫序行為,不會傷害自己或別人,那就無所謂生不生病了。就算精神比較好、體力比較旺盛、比較愛講話,又如何?看看我們當今的立法委員們,不也如此嗎^^
    當然,一切都還是以實際行為是否在理智範圍為準。只要是人,都偶爾會有不理智的時候,但若長期不穩定,可能就需要一些協助。 希望你也能繼續保持在良好的狀態喔!

    嚕哩貓 於 2016/04/30 16:47 回覆

  • 需要的人
  • 請問這位醫生的名字和醫院
    謝謝
  • 那位醫師目前在高雄慈惠醫院,叫成毓賢。好醫師很多,每個人的醫師緣不一樣,你可以參考看看。

    嚕哩貓 於 2016/05/05 22:08 回覆

  • 悄悄話
  • irene730331
  • 抱歉,我不知道上面那個悄稍話有沒有留言成功,我重新留言,我是躁鬱症患者,吃藥吃了14年,很想減藥,或是不吃藥,但是醫生要我一定要吃藥,因為吃藥讓我一真變胖,也很容易昏昏沉沉,思諸也不是很清晰,我在想是不是我有二次復發,但是我這14年,都一直有服藥,所以醫生才要我不能不吃藥,(但我也將近10年沒復發了)但是這藥不是這樣一直吃吧,有什麼方法可以減藥,或是讓我的狀況改善這個病呢?或是康復
  • 嗨,我明白吃精神科的藥的確會因個人狀況差異而有不同影響,而且即便是躁鬱症也是有更細微的區分。只要牽扯到調整藥物的事,我們不可能比醫師還清楚該怎麼處理,我們知道的只有自己的感受是如何,並將事實陳述給對方聽。對方能協助調藥就調,如果對方協助不了,就換醫師,大概一般都是這樣。

    我目前除了比較胖以外,並沒有其他副作用,遲鈍與昏沉都是剛服藥的事了;不大確定妳在已經吃了這麼久的情況下,還對副作用如此不適的原因,或許還需要再跟醫師(或換一位醫師)了解一下狀況。

    也許有些人對精神科用藥有疑慮,但我們不能否定它為穩定情緒帶來的正面效果。不可能每個人在治療過程中都有一樣的反應,有些人的反應可能較負面,然而不管治療什麼疾病都有這樣的問題存在。躁鬱症不會比其他的嚴重疾病容易治療,風險也不會比較低,想要改善,必然得透過不斷嘗試。

    要不要持續治療是取決於個人;就我自己來說,我會選擇繼續吃。現在的研究結果看起來都是說躁鬱症復發機率較高,且相較於鬱症,躁症發作起來影響會大得多,尤其是對周遭人、甚至是陌生人的影響(我認為這點很重要)。

    我會寧可持續吃藥控制,但我不會說自己沒有康復,因為目前狀況確實是穩定的,只不過是在服藥的情況下讓自己維持穩定罷了。妳可能要再考慮一下,假如現在這位醫師開的處方會導致妳思緒昏鈍,卻又一直無法解決,可以請教其他醫師看看。以上提供妳做參考。

    嚕哩貓 於 2016/08/15 19:34 回覆

  • 紅藍相對世界
  • 嗨~
    很高興可以看到你的文章,其實我也覺得台灣對於這區塊重視度不大,
    所以我自己最近也開始也部落格一方面記錄另一方面也給相同困擾的人可以找到更多資料並抒發,不過我想我的文章該改標題了,我寫的太隱晦......
    實在是我從就醫到現在,隨著每次敘述給醫生的現況病名不斷再變更...T_T
    不怪醫生,因為我自己也知道或許有其他併發症,只是不顯眼。
    歡迎你來我的部落格逛逛~
  • 紅藍相對世界
  • 忘了說一件事,我想將這系列的文章在我的部落格做轉貼的動作,可以嗎?
  • 嗨,如果可以的話,建議不要全文轉貼,你可以節錄你覺得特別有感覺的部份,寫一下你的心得或自身經驗的補充,附上連結。就算是每一篇文章都有感觸而摘錄,也沒問題,只要有自己的一些文字整理就好。盡量不要全文原封不動轉貼。這樣可以嗎?謝謝你^^

    嚕哩貓 於 2016/09/09 13:28 回覆

  • 悄悄話
  • 嚕哩貓
  • Dear樓上訪客,未登入pixnet留下悄悄話,我的回覆妳會看不到喔!可以麻煩妳用電子郵件嗎?謝謝!
  • Ggy Gro
  • 我想問如果我的病是從國小開始慢慢到現在長大24歲才發現 是不是真的很難康復?
    因為已經跟身體心靈成為一體了 今年才去看醫生 不到半年 我也沒朋友同學
    先說這些等您回
  • 嗨,不大清楚妳目前的診斷為何,基本上精神疾病復原的時間人人皆不同,不一定到晚期才治、就一定要很久才能治好。我認識一些病友,在生活中也很難遇到同舟共濟的人,不如妳加入我們的社團,或許可以跟其他社友們一起互動。
    https://www.facebook.com/groups/130415180757593/

    嚕哩貓 於 2016/10/17 21:30 回覆

  • Ggy Gro
  • 我知道上面有你說的社團 我有看到 可是按不下去 因為我怕交流 想跟人接觸又怕跟人接觸 也怕被別人看到 也想把自己關起來 互相矛盾的心態 有時候認為大家都是一樣關掉電腦我還是我自己一個人 那種現實的殘酷 小時候就體會了 然後有時候話很多有時候不想說話 就像是想交流又怕跟以前一樣 分離 說錯話被討厭 只想自己獨處 或是不想自己獨處 都是我的錯 這種心態

    自殺 自殘 這些我都有想過可是沒做過 可能我比較幸運吧? 我因為環境關係+上先天 導致現在性格 極度膽小內向自卑沒自信所以沒有實行自殘自殺 然後自從以前網路的分離 現實幾乎沒在跟人交流家人也是 只有生活問候 哥哥姐姐更糟 1年不超過50句可能30句都沒....
    雖然想幫自己可是我越是想幫自己心裡就會越掙扎綁住我 因為往往結果都是家人 只會不要想太多等等....沒人會支持 我始終只有一個人 沒人會幫我 當然只能靠我自己 我自己雖然知道 可是自己真的無法跨過去 我不知道怎麼說那感覺我很不會表達自己 我也有打過專線 她也只會說 你別想太多就好 你沒病 聽你說話那麼正常 還有醫生也說 你還年輕 你說話那麼正常
    才24歲 我就想說24歲之前 那在過10年呢 是不是一樣這樣過一天
    我看醫生這樣說了之後很氣才打專線我好不容易鼓起勇氣打電話 我幾乎 都不敢聽打電話 也沒人打電話給我 滿好笑的 電話只有 父母要問吃什麼而已 聽到醫生跟專線這樣說 我心裡又絕望了又一次失敗 真的好累是不是要在逃避下去 24歲之前 一直逃避 導致現在24歲才知道這些都是病 醫生之前給我吃 必博寧 Buporin 150mg
    2顆沒什麼效果 現在給我吃千解憂 也沒什麼效果甚至 覺得更疲倦更不想動很懶 可能是副作用


  • Dear,其實我真的還是很歡迎妳加入社團,妳如果怕被知道真實身份,可以弄一個新帳號。那個社團裡沒有專業人士,只有像我們一樣生過病、或是病友的親屬。絕大多數人都是病友,我相信他們很能體會妳的心情。這些病友生活中也很難調適、難交得到朋友,而在社團內,大家就像在同一艘船上,不分妳我。妳想聊什麼就可以聊,這是不公開的社團。跟人交流是蠻重要的一件事,並不一定限於現實世界。有些人認為虛擬世界的交流不是真的交流,我持反對意見。尤其在生活中真的很難遇到同理我們的人,在社團內多得是可以體會妳心情的。當然這是不勉強,妳再考慮一下,當作來玩玩也好。如果真的有進來,妳可以跟大家自我介紹一下。有什麼問題,也可以在上面問。光問我一個,我所知也有限,這就是社團的好處。

    有關藥物的部份,假如吃了蠻久了(例如一兩個月)還是沒起色或泛懶,可能要跟醫師討論一下是否須要換藥喔!

    專線這樣講……我蠻意外的,因為這是很不專業的講法,照說他們都應該要受到嚴格訓練才是。我目前受訓的地方是「張老師」,專線是1980,他們這邊我就很確定是有經過非常嚴格的審核。妳也可以跟當地張老師聯絡,安排面對面諮商,這是不用錢的喔!

    真心祝福妳好起來,我會為妳祈禱的。

    嚕哩貓 於 2016/10/18 10:49 回覆

  • Ggy Gro
  • 這個就是我亂創的 我從來不敢拍照 除非被迫 說要一起照 才照 只要想到我這麼醜陋 拍照自己想起來就自卑 都是一種親身體驗到最後變成身體一部分了 我除了怕被知道真實身份 還怕交流 哪怕對方不認識我 我都會怕 一旦放出感情 分離真的很痛苦
    不知道怎麼解釋那種感覺 人真的 一種難搞的生物阿 真累
  • Ggy Gro
  • 在讓我沉澱幾天 可能就會加入了 我決定一個事情 要考慮很久猶豫很久害怕很久哈哈 很慘對吧 還有我知道一些些為什麼 我會怕的理由 可能 其實就是 我很怕對方以為我是裝的 或者 誣賴 什麼之類的 這些都是以前的過程 導致我現在才會更懼怕交流失敗上千次 成功幾十次 不過到最後二種結果都是分離 哀 真的很累.... 沒有一個成功案例在我身上
  • Ggy Gro
  • 對了我專線是打1995
  • 1995是24小時的,有緊急需求的話,隨時有人可以談話。張老師是有限定時間的,可以參閱:http://www.1980.org.tw/web3-20101110/about_us08.html
    張老師的訓練真的很嚴,我想應該踩雷的機率會小一點。「不要想太多」、「妳其實沒病」,像這類的說法根本是病友的大忌,或許志工忽略了,也有可能訓練不足……總之,妳可以試試看找張老師諮商。

    社團的部份,就等妳做好準備囉!這邊絕對沒有社友會跟妳說妳是裝的,不然的話每個社員就都是裝的了。隨時都歡迎:P

    嚕哩貓 於 2016/10/18 20:23 回覆

  • 訪客
  • 很開心能看完你的經驗談!我自己也是躁鬱症患者,只是自己不知道是重鬱發病還是恐慌症?看完您的敘述我覺得自己像是重鬱與中鬱發病,但我又沒有流淚的情況,感覺又像是恐慌症,每次發作那種焦慮感與想死亡的感覺真是讓我欲哭無淚!!
  • 拍拍QQ
    可以來加入我們社團聊聊哦!

    嚕哩貓 於 2016/10/28 10:16 回覆

  • 悄悄話
  • 訪客
  • 嗨,看完文章發現妳的思路很清晰,文筆很好,謝謝妳的分享。

    其實我也是躁鬱症患者,只是我一直不想承認也不敢承認自己有這樣的症狀,看完妳經歷的過程,我也都有過。尤其是鬱期時,以前喜歡有興趣的,現在都覺得不再有興趣,生活失去目標。躁期計畫了很多事一樣都沒完成、也花了很多錢買東西送人或自己使用,做了令人匪夷所思的舉動,這些都是我不想提起會面對的往事,更怕被人發現,所以都不敢跟別人有太深入的交談,生活變得一陳不變,沒有朋友,覺得生活很辛苦。


    看了這篇文章是在2012年,事隔5年,想請問你目前還持續服用藥物嗎? 因為我也復發了23次,我想現在應該是屬於中度鬱期,提不起勁做任何事,對自己有興趣也拿手的事情也都失去信心,不自覺就淚流滿面,但也不知道要跟誰說,因為連我自己都不知道該怎麼解釋了!
  • 你好,很高興你留言給我。

    我目前還有持續服用藥物,基本上都控制得蠻好的,只有秋季開始時會比較不穩,其他時間都很好。不曉得在你復發這麼多次的過程中,是否有就醫治療?我那次因為自行停藥而狂躁發作後,就決定把躁鬱症當作慢性病,不奢求停藥,因為這種病實在太容易復發。憂鬱症至少還有點理智,躁症發作就乖乖不得了了。

    大部分的躁鬱症患者,在躁症結束後都會非常懊惱、羞愧,導致鬱症變得更嚴重,而且躁症者做出的事可能會嚴重破壞人際關係。正因如此,認真治療、規律服藥極為重要,這是我們能為自己做到的。

    我並不會擔心跟其他人提起自己有躁鬱症的事。以我個人的經驗而言,我並不覺得旁人(甚至是陌生人)會因為得知我有過躁鬱症就對我保持距離、另眼相待。至於朋友,本來就是來來去去,但現在在我身邊的人,也都知道我過去的遭遇。

    我認為人際關係對身心重建蠻重要的,不過第一步,就是要先自救,包括持續就診、閱讀資訊了解身心症、持續地自我探索、看心理學的書籍…等等。我生病時也是失去了原本的興趣,但這段時間我也拓展了新的興趣,那就是心理學。有不少病友都是因為疾病的關係才接觸心理學,而接觸這些書籍,對於他們日後人生也非常有益。當你有具體做一些改善自己問題的方法,身邊的人自然也會給你支持。

    如果治療上有什麼疑問,歡迎你寄信給我,我的信箱是:fqzhang924gmail .com

    祝安。

    嚕哩貓 於 2017/03/09 12:18 回覆

  • 訪客
  • 謝謝妳這麼用心的回覆自己經驗與看法。

    其實躁症復發時我並不自覺,只覺得自己很有能力可以做很多事情,因為我是個很自卑總認為自己不如別人,覺得自己沒有一樣專業能力或興趣,因此當下會自認為自己改變了, 根本不會承認自己是生病了。所以第二三次復發都是我媽媽覺得不對勁硬拉著我去看醫生。吃藥後躁症有控制住,但卻陷入就像你說的愧疚、羞愧而更加憂鬱,因為最在乎的人也都離開我,不再與我有任何交集,感情、工作一團亂。

    目前使用的藥物是帝拔顛、津普速、威克倦,但我不知道這些藥物會不會影響我記憶力、思考、判斷力,因為我會一味自責是自己以前就不用功念書學習技能造成的。害怕去工作,更沒話題跟工作同事聊天,所以工作起來格外辛苦,因為會有聲音告訴自己怎麼做這麼差而陷入憂鬱,反而什麼事情都不想做,但我很努力地想要改變這樣的狀況,就像你說的天助也要自助。


  • 我可以理解你焦慮不安的心情,除了生病時造成的混亂外,還要面對當下情緒的不穩定、人際上的孤立感,以及藥物可能造成的負面影響。

    過去的經歷我們無法追悔,就像我有時多少會自責年少時沒有好好用功,但那畢竟沒辦法重頭,我只能照著現在已經站好的基礎持續往前推進。在我治療的過程中,當然也會有受到副作用影響的時候,我也曾經擔心腦部會不會有問題,好在過了適應期之後,到目前為止,狀況都很良好。

    你已經很棒了,看到你這樣一邊治療,一邊還維持工作,這是非常不容易的事。而且你也很積極地想要改變現狀,這些都讓我看到你堅強的一面。人在生病時,有些事情我們不能強求,像是立刻要使情緒好轉、立刻找到有興趣的事、立刻恢復自信…這些都是緣木求魚。我們所能做的,只有眼朝前方,慢慢前進,然後秉持著一個意念:我會有好轉的一天。而我百分之百肯定,你會好轉的,請給自己一點時間。

    嚕哩貓 於 2017/03/10 00:15 回覆

  • 凌芠渟
  • 謝謝妳的回覆!我新申請了FB帳號想加入三葉草社團,想看看大家的留言與資訊,不知道能否讓我加入呢!?
  • 加入囉!

    嚕哩貓 於 2017/03/16 20:33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