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我開辦小八家族,到現在成立三葉草身心症關懷園地,我從不認為自己有辦法解決病友的課題,也深知助人角色本身的不足與侷限,所以不會太期待跟病友互動之後,就能讓對方改變心態或轉念。

就我自己身為病友的經驗來說,當我狀況不好、自怨自艾時,就算別人伸出雙手,我也很難站起。甚至連感謝他們都有困難,他們說的話,有時會刺傷我,讓我很難接受。

如今,覺得助人真的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事實上,應該說是相當困難。身心症的經驗雖然能讓我比較同理病友的心情,但這並不能保證我就有足夠的心理素質與助人技巧。我也不是很喜歡把角色定位為求助與助人,我更希望看到的是一個互助的模式。

這兩個月,我就已經把自己跟兩位病友抽離。一方面是個人能力不足,一方面是為了不陷入負面情緒。我很確定的是,我必須把自己調整好,才有能力關懷別人。也許這樣做很像我拋棄他們,形式上也確實如此,但這等於是我承認「我無法改變另一個人」(別人能不能我不知道,但至少我不能),等於是承認我沒有那麼偉大,也沒那麼神聖,更沒有高人一等。

當然多少會有點沮喪,但我想,自知不足,總比勉強自己、甚至偽裝來得好。這部份我想分享給一些和過去的「小八」一樣熱心的夥伴,有心很好,但更要懂得自我照顧。每個生命體都有它各自的課題,我們若做得到陪伴,那很好,若做不到,也只能祝福對方。

助人者中,唯一不能這樣祝福對方就離開的,是親人。所以有心幫助病友的家屬都非常偉大。也正因為這樣,親屬的心理調適變得相當重要,這部份有時候是需要別人的協助才能持續走下去的,例如家屬支持團體,或是尋求專業心理師作諮商。家屬也不要怕把痛苦和擔憂說出來,至少在三葉草,我們可以互相了解、互相安慰,我覺得能有機會讓照護者與病友相互同理也很好。

附上救國團張老師團體小組成員熱心提供的一段筆記:
每種諮商理論都有不同的「人性觀」、「困擾觀」、「改變觀」和「技術觀」。
以張老師系統較符合的Rogers個人中心學派來說,它的人性觀是「當事人才是解決自己問題的專家」、「每個人內在都有能力,即使不明顯,也潛藏在那裏」。所以,即便人會有困擾,也只是「情緒蓋住了人解決問題的能力」。
因此,身為諮商師或助人者,如果可以「真誠一致、無條件地關懷接納,做到情緒與意義的同理」,並如《一日浮生》作者亞隆所說的:「經營一個讓當事人感到被關愛的環境,讓當事人能在其中取其所需。」或許,這便是「助人」的眾義之一吧!


另外再分享另一為組員提供的連結

情境是四川大地震的志工培訓,但同樣可以套用在身心症患者的照護上。我把一些很有用的話節錄。

--
如果你是一名志願者,那麼請你記住:
我們幫不上什麼忙;
我們沒有解決問題的答案;
如果你覺得你有的話,那麼請放下你的高傲吧;
如果你覺得對於災民們你有好的建議,那麼請揣在兜里,不用拿出來了。
  ——Tucker Feller

--
請記住,如果有一天你們已身處災區,面對著災民們:聽的時候要快,但反應速度要慢;承認現實,不要做任何承諾;被動聆聽,不要製造新的麻煩。不要去做超出自己能力範圍的事情,更少反而是更多。

--
我們要有能力創造出一個環境,​​讓有相似痛苦經驗的人們可以泡在一起互相支持、互相療傷。你們知道為什麼嗎?因為痛苦喜歡找個伴。允許受難的人痛苦,會讓痛苦減低。當一個人的世界被摧毀之後,當他發現有許多人和他是一樣的,那麼他的感覺會好很多——他將重新釋放,重新找回安全的感覺。痛苦是需要伴的,痛苦是需要有著和他共同處境的人們去陪伴的。痛苦完成之後,我們才有可能進入到下一步。

當他們忍不住要一遍又一遍地訴說痛苦時,請記得,不要直接給答案他們,而是幫他們鋪路,讓他們自己找答案。

--
不要染上災民們的病。而這個不被感染的秘訣就是:聆聽,一直聽。某一個剎那間,對方會喘一口氣——這個時候就是你的機會,那說明對方想要接收你的答案了。允許對方傾訴,也許你需要更長的時間才能讓他注意到你的存在,所以請留在那裡聽他說,經過一段時間,他自然會注意到你的存在。

然後你繼續放鬆、接收、聽、聽、聽;也許對方不停地說話,無視我們的存在,讓我們沒有插嘴的餘地,這些會讓我們有些挫敗,請用好奇心取代這種失敗的感覺。聆聽與專注對於受災的人來說將是非常可貴的禮物。

在聆聽的過程中,去尋找對方的感覺,用身心去感覺,這樣的聆聽會讓你收到對方哪怕沒有說出口的話語。無論他去往哪裡,我們都只是跟隨,於是對方會覺得他得到了足夠的注意力,覺得被接納、被尊重。有品質的聆聽將會讓倖存者們的感覺不是那麼糟糕,讓他們感覺到生活並沒有那麼的失控:最起碼現在還有人能聽我說話。

--
如果有一天你們決定了要成為一位志願者,那麼你所面臨的困難將是各種各樣的。你們需要不停地實驗,有時候成功,有時候失敗,直到試到成功為止。你會被各種各樣的困難所打擊,這是一個必經的過程,但不是最終的結果。做我們能做的事情,哪怕是最簡單的重複。對於那些受災者的心理恢復時間,請大家做好準備,那將是個漫長的過程,漫長到你無法做出任何期待,但是改變是一定會發生的。

我們唯一期待的結果,就是沒有結果。我們需要從得不到滿足中滿足。如果有期待,那麼請你先停一停,因為你帶著期待去做這件「看起來很好」的事情,就一定會帶著挫敗感回家。

你需要對災民們說:「我尊重你的命運,我做了我所能做的一切。」

--
最後,請一定記得:「你什麼都做不了。」當你承認這個實相,也許會有一些不同的事情發生。

 

 

臉書社團>>三葉草身心症關懷園地

 

創作者介紹

嚕哩貓的四季情歌

嚕哩貓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遊兵
  • 這篇文章真的很棒!沒有深刻的體驗無法寫出這樣的論述,也只有你願意如此付出!提供給憂鬱的患者、照顧病患的親屬、朋友最真實的建議與鼓勵。幫助人緣份也挺重要的,有時候緣份不到不能勉強,抽離反倒是好的選擇。自責或是傷了自己都不適宜。
  • 嗨,其實我們園地中的病友們,也都很樂於為他人付出,相互鼓勵、安慰,很溫馨感人唷。我覺得人們常常把重點放在「如何幫助別人」,而忽略了「如何可以在助人時不傷害到對方或自己」。以身心症病友照護來說,後者真的非常重要,所以才會想特別寫下這篇。謝謝你喜歡這篇文章!

    嚕哩貓 於 2016/12/04 22:46 回覆

  • 嗡嗡
  • 目前男友也是重燥症+憂鬱症,每晚都在想如何協助與陪伴讓他能夠康復!無助及雙方的心靈都快垮掉了,您敘述的過程好像就是我眼前的男友現況般,夜深人靜時,就看看您的文章,睡一覺~面對明天未知的可能~繼續走下去!謝謝。
  • 謝謝妳喜歡,也祝福你們平安,祝男友早日康復!

    嚕哩貓 於 2017/02/09 18:18 回覆

  • NICK
  • 嚕哩貓有好些日子沒發新文了,最近好嗎?
  • 哈哈,還好啦,我現在把重心放到三葉草社團去了:P

    嚕哩貓 於 2017/02/09 18:19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