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關於重鬱症的「失能」

2

中譯編輯 Anne / TEEPR趣味新聞

 

為什麼說重度憂鬱症會導致「失能」?

以我個人當初生病時的狀況而言,可以說是沒有力氣做任何事的。全身都非常疲乏,好像在深海中行走一般。這不是因為懶,而是真切的疲乏感,不是說去外面多走動就能改善的。

所謂的疲累,具體而言會有哪些現象呢?

該起床的那刻,睜開眼睛。無論睡了多久依然感到困頓。勉強起身後,扶著牆壁走進浴室,卻沒力氣用正常程序洗臉。

一般女生的臉部清潔,很多都類似這樣--動作俐落地將臉部打溼、使用洗面乳前先起泡、輕柔地搓揉臉部、T字部位加強一下、用水沖淨、拿毛巾把臉拭乾、上保養品、擦防曬…。

凡此種種,都不大可能在重鬱症時完成。如果辦得到,就有兩種可能:1. 這個人並非處在重度憂鬱症狀態,或: 2. 此人有極大的抗壓性及自我要求,即使已經到了非常痛苦的地步,還要勉強完成這些動作。

至於我,進了浴室,然後呢?看著自己憔悴的樣子,眉頭深瑣,頭髮亂糟糟,卻完全沒有打理的力氣。因為無力做上述那些一般女生覺得很普通、對病友而言卻是複雜而瑣碎的工作,因此只能拿一塊小方巾,沾點水,往臉上抹一抹,結束。 

所謂「做點事」究竟有多困難,上述是個例子,但這只是諸多活動的其中之一而已。

一天的考驗又開始了。拖著沈重的身軀來到客廳,坐在沙發上,繼續掉淚。這個掉淚的現象,是從早上起床開始,斷斷續續地,直到入夜上床睡覺。

一個重鬱症的人,是沒辦法控制自己掉淚的。這不單純是因為他們想不開,而是這樣的病確實會使人難以控制情緒。不管換作是誰,要強忍淚水外出行動,都是非常困難的事情。儘管每個病友身心狀況不同,對一些人來說外出活動並非毫無幫助,但要求重鬱症患者管理好自己的心情,勉強起身做事,那就像要求患有急性腸胃炎的病人去坐雲霄飛車、患有紅斑性狼瘡的病友去曬太陽一樣,是不合理的。

如果那天我被勉強帶出門吃飯,會是如下狀況:

首先,我得用極大的勇氣突破心理障礙,即使苦著一張臉也得出門。費力地更衣、穿鞋後,在旁人攙扶下,好不容易到了餐廳。我必須忍受外界喧嘩、想辦法對其他人愉悅的情緒視而不見、承受自己羨慕別人正常生活的痛苦,更甚者又要假裝這一切是可以令我開心起來的。

拿起菜單,忍不住又掉淚了。一方面是因為看不大懂菜單上寫的意思是什麼(疾病造成腦袋昏鈍),一方面又想起自己曾經多麼喜歡美食、現在卻一點興趣也沒有。不知為何會這樣、也不知何時能好轉。

其後的每一口咀嚼,都嚐不到任何滋味,只覺得有東西放在嘴巴裡,嚼一嚼,經過咽喉、進入腸胃。再怎麼美味的食物大概也就這樣,單純只為了延續生命而吃,無法帶來一絲快樂。

何以很多患者寧可死了,也不願如此活著?假如原本就因為環境轉變而造成心因性的憂鬱症也還比較能理解,但有些人是沒有特別理由、明明不該得病卻得病,然後在眾多不被理解的聲音下還要繼續承受著…。

罹患此病而有自殘行為或自殺念頭者,心態上絕不是懦弱、不夠堅強、抗壓性低。完全相反。如果可以理解我所說的這些,就知道病友們時時刻刻都是極度努力地用意志力對抗死神的,只是有時還是會想放棄罷了。尤其在聽到一些人不去理解、又冷言冷語地嘲弄時,會加倍感到孤獨、乏力,巴不得離開這個世界才好。

無論是什麼原因造成,假如已經到重鬱症的地步,就絕不是三言兩語的安慰可以好轉,也不是期待病人自己去幹什麼就有幫助。你會叫一個癱瘓的人自己翻身嗎?如果不會,那請試著體會一下重鬱症的感受。叫重鬱症患者想開,不就跟要求癱瘓者自己翻身,是同一個意思嗎?

希望這些敘述,能讓未曾得過病的人們,對此病、以及患者身處的痛苦,有多一點的了解。

 




臉書社團>> 三葉草身心症關懷工作坊

    文章標籤

    憂鬱症 身心症 精神疾病

    全站熱搜

    嚕哩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