憂鬱症/躁鬱症經驗談(九):康復之路

Fri Feb 11 2011

在躁症發作,住院的那段期間,是一位年輕的住院醫師替我治療。一直到現在,他都是我的主治醫師。在當時,我根本就像是瘋了,爸媽甚至考慮要帶我入住玉里的一間精神病院。就在他們心力交瘁,陷入絕望之時,這位醫師給爸媽打了一劑定心針。他很肯定地說:「你女兒只是躁症發作,沒有瘋掉,我一定可以把她治好。」

最後證明,他真的把我治好了。

在我看過的這麼多醫師當中,其中不乏著名的精神科醫師,而這位年輕醫師,不過是醫院裡最小牌的一位。沒有護士幫忙,叫號、列印等都由他自己來。他講話很親切,容易相處,而且字都寫得相當工整(不過這好像不是重點)。如果爸爸在場,他會聽完我的描述後,要求我先出去一下,然後私下跟爸爸說明我的狀況,以及他會如何治療、為何用這款藥、使用時該注意的事項等等。

大醫院裡的小醫師,似乎很不起眼,但對我們家人來說,卻像救命恩人一般。他利用住院之便,讓我試了幾款藥,最後確定其中兩款搭配起來效果最好。這兩種藥物,我吃到現在,沒有明顯副作用,真要說的話,我目前發胖,可能跟帝拔癲有關,不過,躁症的藥本來就容易致胖,醫師也說,副作用會漸趨緩和,如果能多運動,還是可以瘦得下來。

尋找了各種各樣的非正式醫療後,繞了一圈,最終仍是回到了專業治療。之前總是無法接受可能服藥一輩子的事實,所以排拒醫師建議,自行停藥。然而,回顧那兩次停藥,結局都非常之差,或許應該要重新檢視自己就醫的心態,從原本的不信任,修正到至少可以去嘗試看看。精神醫學之複雜,病人本身知道的,大概不會比醫師多。他們會提出某種建議,一定是參考了許多醫學書籍及最新期刊論文;既然是醫師,講出來的話就不能無憑無據,然而,在做診斷時,總不可能列出所有的參考資料來說服病人。當醫師做一個判斷時,他背後所下過的功夫,並不是我們能想像得到的。

雖然藥物治療有很多缺點,像是副作用不舒服、或每天得按時吃等等,而且有時候試了好幾種藥都不見效,但這就好比減肥,有些人使用這種方式,有些人使用那種方式,有些人說這個方法有效,有些人說那個方法有效,有的方法會遭受抨擊,有的方法可以速成卻不能持久。無論如何,少吃多動才是最有效的辦法,因為那是基本原則,很少有人違背這項原則還瘦得下來,就算是抽脂、胃繞道手術這種速成法,還是會有一堆副作用。減了老半天,到了停滯期,看到體重都停在那邊,真的很叫人洩氣。好不容易瘦下來,又為了要維持身材,還得建立起好習慣,貫徹始終,才不會又胖回去。

服藥也是,起初會很辛苦,如果沒效果,多少都會想停下來。又或者,當自己覺得狀況改善時,也會想自行停藥,可是這樣後果會如何,還是得由自己承擔。

我跟家人一路走來,跌跌撞撞,往往是一臉茫然,不知道該走哪個方向、該聽誰的話。若不是因緣至此,也無法遇見現在的這位好醫師吧。目前的情況非常好,跟過去幾年的心情截然不同,不會陰晴不定,不會經受不起別人一句話,也不會莫名其妙地憂鬱起來。之前都以為自己什麼興趣也沒了,現在又變回從前那個好奇心旺盛的我,日子過得很有朝氣,唸唸書、上上網,一天的時間很快就過去了,不像生病的時候,過一小時都像過一個月一樣。

脫離了生病的那幾年,我才發現真實的自己,跟生病時有多大的差別。最近聽我一位阿姨說,她曾有一段時間患有憂鬱症,那個時候,每天都無精打采,什麼也不想做,明明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卻往往讓她感到很焦慮、很緊張、往不好的地方想。服藥治療後,已經完全康復,跟生病時倦怠的樣子大不相同。

我想把這所有的過程記錄下來,主要是想鼓勵自己,未來若是有發病,一定要記得生病不是永久的。至少對我這種雙極性情感障礙的患者而言,不管是到了哪一端,都不會持續很久。只不過我的復發機率比單極性患者高,所以已經做好可能復發的心理準備。

這段路很辛苦,在十九至二十五歲中間這段大好年華,我沒有機會參加一堆活動、搞社團、跟同學出去遊玩,從國立大學轉到南部的私立大學,也還沒唸畢業,聽起來似乎失去很多。但這段過程中,我也學到很多,不像沒生病前那付年輕氣盛、不可一世的樣子,行事上變得比較沉穩持重,也比較細心。爸爸大概是改變最大的人,原本脾氣不好,又很少跟兒女閒聊,現在卻常常陪我聊天,跟兒子的關係也比以前好多了。若不是我發病的關係,他可能一輩子都不會接受宗教,更不會花時間去鑽研佛法,以此為樂。媽媽說,過去她都很羨慕別人有自己的宗教,沒想到現在她也有一個信仰支柱了。

這一切可以說是因禍得福。人的一生中,很難說會碰上怎樣的遭遇,但如果能努力撐過,那麼,引用台南市憂鬱症關懷協會創會理事長林明政的一句話:「最後的結果,不是得到,就是學到。」
 

 


 

這邊想跟身心症病友們說一下。如果狀況有比較恢復了,我真的鼓勵各位透過部落格寫下心路歷程

使用部落格的原因,在於文章比較能透過搜尋被看到,也比較不會被「洗掉」。

現在網路上流傳的文章還是以專業醫療人員撰寫的居多,但有些細節是病友自己才知道的,例如心理和生理的確切感受、服藥與治療的困境、與醫療人員接觸後的想法、住院的感想…等等。當然,病友在人際上,特別是家庭、同儕之間所發生的事,也相當重要。

很多想幫助病友的家屬、親友,會因為不明白病友真實的狀況,而不知如何是好。一般大眾也因為對這種病不熟悉,因而產生許多誤解。

老實說,政府目前所做的身心症衛教宣導仍不盡人意。如果希望能讓更多民眾了解身心症的真相,可能就得由病友自己寫下親身經歷開始。我還是打從心裡相信,社會總有一天能對這個病有更多同理,進而真正降低自殺率;不用再仰賴1995,而是能實際從周遭人際中獲得支持力量。



憂鬱症/躁鬱症經驗談》系列文共九篇,如有相關疑問,可先參考鬱見陽光:憂鬱症/躁鬱症邁向康復的Q&A,謝謝!想談心或有任何疑問,歡迎來信至:fqzhang924@gmail.com,我會盡快回覆。
其他參考文章:關於憂鬱症/躁鬱症的停藥、以及發作很嚴重時該如何解決的問題
                                                      憂鬱症/躁鬱症吃藥會好嗎?有什麼注意事項?



臉書社團>>三葉草身心症關懷園地

 

    全站熱搜

    嚕哩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