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個月參與勞動部辦的長照課程,密集地上了三個禮拜的課,覺得很有收穫。

其中,特別引起我關注的是《病人自主權利法》的部份。可能因為我爸媽從很久之前就在關注這個議題(不僅止於DNR的部份),甚至好幾年前,就謄擬了預立醫囑,內容相當近似於今日的《病人自主權利法》。

到底以前的《安寧緩和醫療條例》,跟《病人自主權利法》有何不同?

就我之前對DNR的了解,大概就是放棄急救,不氣切、不插管。台灣安寧照顧基金會有更詳細的Q&A

過去我們常聽說,即使當事人曾在健保卡註記放棄急救,家屬仍執意要救,醫療團隊不得不屈從的故事。如今,明年(2019年)1月就要上路的《病人自主權利法》,可就要完全遵照當事人的決定了。此外,這次的法案也比之前《安寧緩和醫療條例》的範圍要廣得多,包括:末期病人、處於不可逆轉之昏迷狀況、永久植物人狀態、極重度失智,以及其他經中央主管機關公告之病人疾病狀況或痛苦難以忍受、疾病無法治癒且依當時醫療水準無其他合適解決方法之情形。

《病人自主權利法》中,對於終止醫療的部份,內文提到:

醫療機構或醫師得依其預立醫療決定終止、撤除或不施行維持生命治療人工營養及流體餵養之全部或一部。

根據法案中的定義,維持生命治療指的是「心肺復甦術、機械式維生系統、血液製品、為特定疾病而設之專門治療、重度感染時所給予之抗生素等任何有可能延長病人生命之必要醫療措施​​​​」;人工營養及流體餵養指的則是「透過導管或其他侵入性措施餵養食物與水分」,也就是管灌

這條法案中,比較有爭議的部份,就是「極重度失智」和「不進行管灌」。在法案的定義中,極重度失智差不多就如台灣失智症協會所分類的晚期症狀,只要《臨床失智評估量表》達3分以上就算法案定義的極重度失智,如下:

像我爸這種書蟲學者,一輩子就只愛讀書,他是絕對不肯自己老化失智了還讓人照顧。在他謄寫的預立醫囑中,提到一旦罹患失智症(或其他各種失去表示意見能力的情況,包括精神病)即停止一切治療(指停止使用對任何疾病的任何藥物,而非停止管灌)。

其實就我個人而言,也會覺得應該是停止藥物治療,而不是活活餓死、渴死才對。我不知道我對此法的理解是否有誤,如果有,歡迎指正。

ps. 其實我一開始不是為了找工作,而是想趁現在有錢有閒,先把課上一上,以後嫁了,可以照顧公婆,幫家裡省看護費。所以即使上完了,也沒有打算馬上投入照服工作,不過未來也許還是有機會。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嚕哩貓 的頭像
嚕哩貓

嚕哩貓的四季情歌

嚕哩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