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篇原刊載於PTT八卦版,回覆《不能同理憂鬱症的人會很奇怪嗎》一文)

我是躁鬱症過來人,經歷過重鬱、中鬱、輕躁乃至狂躁,在六年的西醫治療之後,目前已經穩定長達七年的時間。

我父母在這段歷程中扮演非常重要的角色,我會挺過來,並不是因為我意志力多強,也不是因為我比較懂得「轉念」,而是因為我非常幸運,有愛我的家人一路支持。

他們真的非常辛苦,我認為他們所經受過的苦痛不會比我低,尤其我母親,照顧到後來,自己也患上憂鬱症。在我多次忍耐不住自殺的強烈意念、做出非理性的行為時,如果不是他們一直保護我、拉住我,可能早就死好幾次了。家父為了了解我的狀況,自己研修心理學,甚至找原文書來讀。在我狀況稍微好一點時,也會帶我參加心理衛生講座。我們家雖然不算富裕,倒也衣食無虞,父母經濟收入穩定。

不得不說,很多身心症患者,並沒有這樣的環境。

我並不算資深病人;之所以能維持穩定,也不是只因為長期服藥而已。藥物,從來就不是治好身心症的唯一解。事實上,良好的人際關係佔了極大的比例,但這正是多數病友缺乏的。

什麼叫做「同理」身心症病人?不是要你對病患多好、多友善、多關愛。同理指的是,屬於病症的部份,就當病症來看待和處理,當病症來看待,就能明白他們的某些行為或情緒是疾病造成,而不是刻意如此。當病症來處理,對症下「藥」(不僅指西藥),就有機會使病人痊癒。

你很清楚,你不可能對著剛跌跤摔斷腿的人說:「不要想著會痛就不會痛了」,他就真的不會痛。這是你對這個人的同理。

你可能不清楚的是,對著受憂鬱症侵擾的人說:「去聽聽音樂,多出去走走」,他無法真的就這樣開心起來。

憂鬱症到底有多痛苦?想像你剛失去摯親、失去你最好的朋友、剛與男女朋友分手,你心裡的那種被撕扯的痛,有種世界快分崩離析,有股胸口說不出的滯悶,即將炸裂的感覺。這時候,就算你知道別人跟你說「去聽聽音樂」是好意,你還是會禁不住流淚,提不起任何興致,失去力氣,禁不住覺得「說這種話的人真是一點同理心也沒有」。

但是要怪說這話的人嗎?能怪他嗎?他又沒跟你同樣的經驗,就算有,也不見得是一樣的情況,你能要求他體諒嗎?

帶著罪惡感與沈重的沮喪感,你又度過了數月、數年。憂鬱症就是可以持續這麼久。持續那個剛逝去摯愛的痛苦感受這麼久。於是,身邊的人逐漸遠離,家人感到不耐。你比他們都希望自己痊癒,但不知為何,好像怎樣都無法快樂,好像永遠永遠,都不會再知道快樂是什麼。

我很感謝每一個願意為身心症病友付出關心的人,也知道很多人因為自己的關心被病友拒絕,而感到無力,甚至憤怒。只是憂鬱症並不是做出什麼就能讓對方開心起來的病,事實上,你對病友做的很多努力,如果是以「讓對方開心」為目的,那麼終將徒勞。

因為,假如你能同理:憂鬱症是一種切切實實的病,是需要專業醫療團隊、或至少是對諮商較有概念,經過專業訓練的人才能幫助的,而且治療需要花很多時間,經年累月,才能一步步慢慢好轉。那麼,你就能明白,為何自己好像幫不上忙,好像不管說什麼都是錯的。

至於身心症患者的家屬,我只能說,真的是辛苦了。有時候我會想,如果政府能配合醫療單位,給家屬足夠的心理支援,幫助他們了解如何與病友相處,那麼,家屬的負擔會不會就少一點?

如果心理衛教能做得更好,不要只停留在「自殺不能解決問題」或「人不轉心轉」這類空泛的標語,那麼,病友得到的同理會不會就多一點?

在我的經驗,以及我看過其他病友的例子中,口頭上的安慰或勸導,都比不上真正同理他們的狀況,能幫助到他們。因為只有在你真正同理之後,才知道如何協助身心症患者接受治療。

你的確可以認為「我何必關心憂鬱症患者?」「我何必讓他們開心?」「我有必要同理他們嗎?」你的確不必。但是,對於有一天,你也可能罹患上的病、你的親朋好友也有可能罹患的病,事先做點了解,絕不是什麼壞事。

ps. 憂鬱症合併其他精神疾病的狀況很多,但也不是每個憂鬱症患者都有強迫、焦慮等狀況。會做出的行為也不一,比如我躁症時就沒有攻擊他人的行為出現。一旦確診,請遵循醫師指示,不要擅自停藥、飲酒,也請盡量避開嚴重影響心情的事物。

 


憂鬱症/躁鬱症經驗談》系列文共九篇,如有相關疑問,可先參考鬱見陽光:憂鬱症/躁鬱症邁向康復的Q&A,謝謝!想談心或有任何疑問,歡迎來信至:fqzhang924@gmail.com,我會盡快回覆。
其他參考文章:關於憂鬱症/躁鬱症的停藥、以及發作很嚴重時該如何解決的問題
                                                      憂鬱症/躁鬱症吃藥會好嗎?有什麼注意事項?

, , ,
創作者介紹

嚕哩貓的四季情歌

嚕哩貓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