憂鬱症/躁鬱症經驗談(六):人助 <專業治療>

Tue Feb 1 2011

這六年多來的病程中,總共換了至少九位醫師,我在南部看病,大醫院跟小診所都跑遍了。

剛被送回台南,一個月內就換了三位醫師,可能因為當時跟那幾位醫師不大投緣,且在十分急切的情況下,只希望趕快看到藥效。後來因著強烈的自殺念頭送去急診,不久便到清心小憩住院。

從高雄回來後,是固定看林醫師介紹的一位成大的葉醫師,我印象中的他,不大愛講話,但對於每位患者,他都會花不少時間傾聽,是個很有耐心、也很親切的醫師,唯一的缺點是候診要等很久…

我給他治療了相當長的一段時間,情緒一直是起起伏伏,不過大體上可以明顯看出秋冬低落、春夏好轉,因此當時醫師診斷為「季節性情感障礙」。然而這類型的疾病,幾乎都出現在高緯度地區,而且醫師推薦的光療法,對我也沒有產生效用。

這時期的藥物主要為速悅搭配贊安諾,中間很少變動,頂多是安眠藥會根據睡眠品質來做劑量上的更動。

接下來兩年多的日子裡,情緒雖然不穩定,但憂鬱期確有變短,從原本約五個月的鬱期,縮短為三個月。只是脫離憂鬱期之後,也不算恢復正常,有時思緒飛快,有時抑鬱悲觀;時而激昂、時而懷愁,性格變得陰晴不定,儘管不至於大聲叫罵、毀壞物品,卻也容易因著別人一句話就變了臉色,久久不能自已。

停擺了兩年的學業,終於劃下休止符,我用重考的方式,進入新的學校,從一年級開始唸起。整個秋冬情況看起來都不錯,一度以為會越來越好,豈知第二學期開學,竟然在春天發作了。

原本是秋冬才會出現的情緒困擾,這時候卻全部湧現,在課堂上不住流淚,明明害怕同學發現異狀,卻還是中途離席。我跟爸媽說自己又開始不舒服了,這種情況下無法上課,上課時抽抽噎噎的,不會很奇怪嗎?況且老師講的話,我一個字也聽不下去。

好不容易走到這一步,本來好端端的沒事,怎麼突然變這樣子?不只爸媽無法接受,我自己也無法接受。隔天鼓起勇氣回學校,但還是撐不了多久。似乎過去的一切努力都失去意義,這個病一輩子都好不了了。傷心之餘,我又再一次傷害自己。

最後一次給葉醫師看診是在四月,他大概也沒料到居然又會發病,我相信他的心情也是很難過,在我被送進成大急救時,他有一段時間陪在我身邊。事後他開給我的處方藥非常多,我爸認為他已經無計可施了。

這次發病打擊了我們對專業治療的信心,爸爸決定讓我停藥,並開始尋求「天助」。下一篇將會進一步描述我們四處求神問卜的經過,目前還是繼續來講醫療的部份。

那次停藥不是漸次停,而是突然整個停掉,戒斷作用之強,有經受過的病友大概都知道。成天不住發抖,焦慮異常,甚至得雙手扼住脖子才能稍稍減緩痛苦,有點類似自殘的道理,以生理之苦緩和心理之苦。

在這段期間,有找過一次心理師,他堅信透過病友持續地運動,便可達到治療目的,所以要求我每小時花十分鐘「跳床」,同時告訴我,我當下的狀況不是重鬱,而是「中度憂鬱」。中度憂鬱時意識非常清楚,不像重鬱時昏昏欲睡,卻也因此無法藉由睡眠來紓解醒時的難受,可以說是在某種程度上,比重鬱更加痛苦。

雖然他建議我照他的意思去做運動,但我真的沒那精力,或許這方法對別人有用,對我卻是沒半點效果,他要覺得我懶惰就算了,憂鬱症病友被加諸的罪名也不只這一項而已。

我還記得當時的狀況:

不知從幾點開始,就像夢境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一樣,我從床上起身,拉開窗簾,坐在椅上,面向前方。

如果說重鬱是烈火焚心,那麼中鬱就是焚燒過後的灰燼,如槁木死灰般,心情極度消沉。

我困在一片死城,沒有生機,也沒有希望,彷彿白茫茫的世間,只剩我一人,在這廢墟中漫無目的地遊走。猛然發現這座城沒有盡頭,連圍牆都摸不著,發足狂奔,招手呼救,卻連半個人影都沒有,沒有人告訴我這是什麼狀況,我也不知道向誰求救,不知道如何離開,甚至連怎麼進來的也不知道。

我還能做什麼?

真的是什麼都做不下!

緊蹙的雙眉從沒放鬆過,留下了深深刻痕。

我是極幸運了,任憑我怎樣苦,也不會再有外力來加重我的負擔,即便這樣,也難以支持,恨不得立刻死了,免除這樣的難過。但還有更多病友,是在高壓的環境下勉力撐著。有的是家庭經濟陷入窘境,無法得到妥善照護,有的碰上情關,有的面臨丟掉飯碗的危機,甚至有小病友從國中就發病,搞了老半天都沒辦法畢業。

不過,這些原先環境極差的病友,有的人最後得以突破人生關卡,恢復正常,卻也有環境很好卻始終無法脫離輕度憂鬱的。

我想,人不會永遠在谷底,也不會永遠在雲端,在還沒離開人世之前,有誰能保證這輩子都一定會如何?就像我也沒料到會復發一樣。而復發之後,我又怎知在之後數年,會再經歷輕鬱、狂躁,乃至最後回復成原本的那個我?現在的我,自然不知未來是否會再度發作,但至少可以用比較樂觀的心境來面對未知的一切,昨日已矣,來日可追,恢復正常後,想法也變得單純許多。

在確定收驚和教會醫治都解決不了問題後,終於在六月入住奇美,重新接受藥物治療。這次給張醫師治療,處方有了很大的更動,樂命達跟安立復成為接下來兩年使用的藥物。

服用後心情還算平穩,但會出現一些煩人的副作用,像是散視跟手抖,而且一旦忘了吃藥,隔天就會非常不適。此外,腳趾會莫名地往內縮,這個小動作常惹得我心煩意亂。

人助的部份先寫到這邊,後續還經歷了輕鬱及狂躁,我打算寫完天助後再接到那個部份。

在我尋求過的專業醫療內,也包括中醫及臨床心理師,但我個人的經驗是覺得效果不彰,所以不在此提及,不過作為輔助性質,還是值得考慮,尤其是一些對西藥副作用特別敏感的病友。

其實有時我也會覺得自己像白老鼠,一下子試這幾款藥,一下子又試那幾款藥,每次換藥都要經過一段適應副作用的過程。精神科藥物很多種,不同的醫師會有不同的搭配,如果醫師固定配這幾種,卻吃了很久都沒效,那也許可以換個醫師,試試不同的搭配,也許剛好就會有那麼一次,找到適合自己的處方。

心理疾病無法像一般的病一樣可以用儀器檢測,就算是心理評估,其數據也無法完全準確。只能說選擇服藥就得有長期抗戰的心理準備,但很多情況下,服藥是必要的選擇。

也許很多病友擔心長期服藥會造成倚賴,或者在吃了很久卻都不見效的情況下,想自己停藥。我拿慢性處方簽,服用奇美的藥物兩年,三個月才跟醫師見一次面,每次的對話都十分鐘就結束。他跟我說,我這些藥至少要吃五年,而且恐怕得吃一輩子,當時我聽他下此結論,實在是難以接受。之後我自行減藥,並且有半年多的時間,在沒有服用藥物的情況下,狀況都還蠻穩定的,甚至比以往更好。萬萬沒想到,下場竟是引發整個病程中,最令我難堪、也最不想再憶起的「狂躁時期」。

假如我們都相信憂鬱症、躁鬱症,是一種「病」,而不是、或不全然是因個性所造成,那麼,按照醫師的指示服藥,應該不能叫做「倚賴藥物」才對。跟其他的病一樣,已經確定必須服藥的話,就確實服藥,一些慢性病患,也是按三餐吃,並不會因為長期服藥便覺得不妥。現在比較看得開了,實在是有前車之鑑,也希望各位病友在自行停藥以前,能三思而後行。

創作者介紹

嚕哩貓的四季情歌

嚕哩貓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