憂鬱症/躁鬱症經驗談(七):天助

Thu Feb 3 2011

第一次接觸「天助」,是在高雄住院的那段時間遇到的。一個偶然的機緣下,和靈媒碰了面,那段談話是不收費的,前後約花了一個多小時的時間。她才剛看到我,就低頭作沉思貌,然後脫口說出一件我從沒告訴別人的事。我挺震驚的,也就是從那時候開始,我相信有另一個世界存在。不管那是什麼,總之似乎是有某種靈體,透過某種方式,把我沒對別人說過的事情跟她說。

她用前世今生的故事,解釋那件困擾我的事情是從何而來,其實後來想想,這故事跟我為何發病一點關係也沒有,但因為她對我十分親切,所以聽聽當個參考也好,也算是滿足了我一點好奇心。然而我個人是覺得沒有太大的實質助益,一開始確實有激勵效果,但沒多久就又被負面念頭打敗了。

我有跟兩位不同的靈媒接觸過,另一位是道出我之前發生的一件雞毛蒜皮的小事,當時聽到,覺得蠻驚訝、蠻有趣的。我們是在網路上認識,她也不收費,就當作是聊天那樣,聽一聽也就罷了。

兩位靈媒都有提出意見,告訴我未來可以走的方向,然而第一位所給予的建議,到目前為止還沒印證出有什麼意義;第二位又講得很模糊,只說我畢業後會從事什麼工作。這些意見我都接受,但我也不會百分之百相信,就算預言未來會發生什麼事又如何?車隨路轉,該怎麼辦就怎麼辦,我是覺得不需要被靈媒的一句話牽著走,畢竟人生是自己在過的,自己的想法怎樣比較重要。就算對方能戳中你的心事,也無法保證靈媒所相信的神明,真的能給你萬無一失的建議。至於收取高額費用的,就可以免了,真正有大智慧的神明,應該也不會允許靈媒這麼做吧。

考上第二所學校後,讀到一年級下學期,中鬱症在無預警的情況下席捲而來。我們家的氣氛蕩到谷底,不敢相信在持續服藥的情況下,會再度發病,也因此,我爸決定要捨棄專業治療,改走其他非正式醫療的途徑。

各式各樣的非正式醫療,多到叫人眼花撩亂,我試過的治療中,除了催眠花比較多錢外,其他收費都不高,有些甚至根本就不收費。

最早爸媽是帶我到民雄一間小宮收驚,師父鐵口直斷,說我是卡陰了,於是燒了一些符,放進裝了米跟香灰的溫水裡,要我喝掉。我喝了立刻就嘔吐,根據他的說法,就是把所謂的「髒東西」吐掉,不管吐的是什麼,腸胃裡的「髒東西」清得很乾淨倒是真的。

就這樣,隔一日便再去,總共去了八次。民雄實在太遠,這樣清下去不知道要清多久,實在吐到很不舒服,病情也沒任何好轉的跡象,所以卡陰嘛,就先讓他卡著,換別招試試看。

跑了幾間廟堂問事,都問不出個所以然,索性去參加教會醫治,看能不能有奇蹟發生。可惜上帝的恩典並沒有降臨在我身上,反而被一位思想極端的基督徒嚇到。有段時間我很認真地考慮要信基督教,但我個人的理念跟該教的教義實在差太多,勉強接受也是徒然,後來還是放棄了。

雖然我跟基督教的緣份不俱足,卻有認識幾位信基督教的病友,他們從中得到很大的安慰,也是該信仰支持他們繼續走下去,其中當然也有逐漸痊癒的。如果能在信仰中得到救贖或力量,並且受到教友的關照跟協助,那真的是再好不過了。

又有一次,我忍耐到了極限,控制不了情緒而大聲哭叫,爸媽趕緊送我到一個祭拜濟公的宮廟「急診」。我對道教作法印象最差的就屬這次,首先是一群信徒用力把我拉住,然後一個打扮成濟公模樣的人走出來。他穿著灰色衣袍,頭戴濟公帽,手拿蒲扇,葫蘆中的酒往口中送,接著就「噗」的一聲把酒噴在我身上。我恐懼無已,不斷掙扎,一旁的信徒卻把我拉得更緊。這事情現在想起來還心有餘悸。當然再也不去第二次了。

一些像是「你後面跟了一堆陰鬼」之類的話,我其實也沒特別在意。曾有位先生跟我講了一句話,我覺得很有道理:「假如真的有前世,累世得罪過的人不知凡幾,誰敢說自己前世從來沒作過壞事?」

至於有沒有卡到陰這類的問題,實在難說得很。民雄那位師父斷定我有卡陰,跟我在網路上認識的靈媒卻很篤定地說他在胡說八道。總之,不管有沒有卡陰,就照自己認為可行的辦法去做吧,但前提是,假設失敗,自己要能夠承受,儘量不要孤注一擲,預留後路,才能確保還可以有下一個選擇。

真正對我產生意義的「天助」,是在回到專業治療的時候才出現。降駕在鸞手身上的神明以濟公為主,這位濟公,顯然跟之前那個裝扮成濟公的人,並不是同一個。我跟爸媽都覺得祂講出來的話,很有同理心,又明白指出我的疾病跟內分泌失調有關,這部份和醫師的診斷相符,更增加了一層信任感。

在那邊問事不收費,宮裡一切費用由宮主負擔,他們也不接受信徒的香火錢。信徒各司其職,降駕儀式井然有序。我在那邊多半是問事,什麼疑難雜症都可以問,通常都能得到明確的解答。我爸也在那邊當起了宣講生,展開研究佛學的生涯。

非常遺憾的是,隔年我在隱瞞醫師的情況下,照神明的指示減藥,而後過了一年多的時間,終於把藥完全停掉,好不容易鬆了一口氣,卻在六個月後,狂躁發作,整個人像瘋了似的,毫無理性可言。宮裡又有內部的一些狀況,弄到最後,我們對神明漸感灰心,後來便不再問事,原來的鸞手也到別的宮去了。如今,對神明的緣份已然結束。躁症發生的故事,就留到下一篇再講。

補充說明一下,我之前嘗試催眠,在治療憂鬱症方面,並不覺得有什麼效果,不過,暈針的問題居然治好了,所以說不定真有催眠治好憂鬱症的案例,只是並沒有發生在我身上。給病友們作個參考。

創作者介紹

嚕哩貓的四季情歌

嚕哩貓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悄悄話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 X 關閉 】

【痞客邦】大學生網路社群使用習慣調查

親愛的讀者,痞客邦希望能了解大學生的網路社群使用習慣,
填問卷即可抽獨家好禮喔!
(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