憂鬱症/躁鬱症經驗談(八):最後一役 <躁症略述>

Sun Feb 6 2011

開始服用奇美張醫師開的藥物後,過了半年,便依照神明的指示逐漸停藥,又過了一年半,才把藥物全部停掉。這中間經歷了一次轉學,進入第三所學校,也就是現在的學校。

開學的兩個月後,我與交往多年的男友分手,除了分手那天心情極差,一時控制不了情緒而服藥過量以外,其餘的時間都還算平靜地度過。

我是寒轉轉入新學校的,從二下開始唸起,這裡的課業較前一所學校,壓力低了許多。認識了一些朋友,跟同學們相處上都相當愉快。

三、四月的時候,偶爾還是會突然感到沮喪。簡直就像「春天後母面」,喜怒無常,心情忽高忽低,有幾次實在太疲累了,無法到課,不得不請個病假,但這一來老師們就知道我有心理疾病了。

導師很關心我的狀況,希望我能固定時間至輔導室報到,事實上我跟輔導老師們也不大知道聊什麼,但一週還是有去談一個小時,直到學期結束。

逐漸走出情傷後,到了三上,一切又恢復正常。我感覺比之前更有活力,大部分的時間都蠻開心的。由於是下修一、二年級的課,小考及作業都能輕鬆應付,期中考成績也還不錯,日子過得挺順遂的。

那一年,我前後花了七個月的時間,減掉七公斤。從十月底開始,每晚十一點出門,用快走的方式,連續運動一個半小時,回宿舍後,洗個澡,躺上床都超過一點了。

那陣子白天精神都非常好,上課可以專心聽講,晚上卻是完全不想碰課內的東西。我已經習慣睡前出去運動,當時我雖然有感覺精力十分旺盛,但並沒有特別留心,自己平常不住家裡,爸媽也沒察覺有什麼異狀。

過了不久,我訂了一連串的計畫,包括主動提議帶同學出遊,還跑到各班宣傳;這個旅遊計畫,實際上相當完整而且合理,在我休學後,還曾經有同學沿用,只不過後來不了了之。此外,我也跟一些同學說我想負責畢業旅行的籌劃,主張去日本的我,積極地打聽關於帶團到日本的細節。我甚至向一位推廣吃素的老師表示,想跟她合辦一場豪華的素食晚宴,她欣然接受,也保證食物品質絕對一流。

制定了一堆計畫,到最後全沒一個能真正達成。

隨著躁症的情況日趨嚴重,我開始跟人借錢買東西。在借錢之前,還列一張清單,好在這些項目之中,都是些拉里拉雜的小文具,至於唯一一個花了大錢的,是一台數位相機,那台相機我其實一年前就想買了,只是沒錢買而已,又一直聽說全台大缺貨,只好作罷。剛好就在那陣子,燦坤有進貨,所以跟宮裡認識的師兄借了下訂單用的頭款。當然,這筆錢最後還是由家人包辦了。

我開始出現明顯的幻想,是大概十二月初的時候。我的意識非常清楚,在做什麼我都知道,但就是沒辦法理性思考。我的想法並非完全沒有邏輯,然而這套邏輯是建立在一個非理性的基礎上,先是有了某種幻想,再繞著那個只有我自己懂的圈子打轉。其實那套想法不但莫名其妙,而且越兜越大,到最後就如洪水潰提一般,一發不可收拾。

發病的過程中,我沒有看到任何不存在的人事物、或聽到什麼聲音,可是有一次,我整個人簡直就瘋掉了,感覺到刺眼的強光,甚至聞到一股清香,喝水的時候,覺得水都是甜的。

我沒嗑過藥,但我懷疑這種幻覺就跟嗑藥一樣,情緒非常高亢,不停奔來奔去,而且似乎連續幾天都沒有睡覺。儘管並沒有毆打別人,或在外頭鬧事,但是那一堆不可理喻的怪念頭,至今仍舊讓我耿耿於懷。

弔詭的是,那段期間,我的腦袋並不是一直都充斥著各種想法。一天,我忽然覺得心情異常平靜,腦中的雜念一掃而空,變得清徹無比。還有一些說起來不大科學的狀況,例如直覺極準,前方有路障能預先知道之類的,這些奇奇怪怪、難以解釋的事情,比之鬱症又更加複雜,我對這種現象並不瞭解,因此不便再描述。

最後我是怎麼住進醫院的呢?

不是五花大綁。

不是被救護車載過去。

是我自己跑去的。

我自然記得跑去的理由,甚至進了病房之後發生的種種,包括我在禁閉室內看到了什麼東西,都清楚地記著,只是這些事情的來龍去脈,我實在是不大想說了。

躁症的部份我只能概述,因為期間做了太多讓我不堪回憶的事。我自己幹過什麼好事,細節記得清清楚楚,但我也不確定是不是所有的事都記得全,譬如我曾和那位吃素的老師在家門口碰過面,是病癒後,經由她的提醒,才想了起來。只要想得起來,其餘的細節也就變得歷歷在目。

狂躁期只維持了一兩週,大體上,最明顯的特徵就是以下幾種:睡眠時數相當少、無法專注完成一件事情、有不切實際的幻想及誇大的妄想、思考活躍而滔滔不絕等等。發病的時候,是全然不認為自己有病,當家人說我瘋了的時候,我還怏怏不悅地躲進房間,然後繼續我的幻想。

鬱症與躁症兩個不同時期的我,性格落差很大,和正常情況下的我完全不同,但我的意識都是同一個,都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只是沒辦法自我控制而已。

從最早發病算起的五年內,我一直是在重鬱與輕躁間循環,病程中,憂鬱期約佔五成,輕躁三成,剩下的則是忽冷忽熱的混合期。直到最後一年,才狂躁發作。

過去醫師判定的躁鬱症第二型,也就是輕躁加重鬱,此時都遭到推翻。這是我有史以來最嚴重的一次躁症,而且很明顯不是只有輕躁的程度。以前醫師一直叮囑要持續服藥,就是要避免躁症發生。我也聽說過躁鬱症患者如果在鬱症時,沒有遵照醫囑服用防範躁症的藥,那麼發生躁症的機率就會很高。

下一篇是《躁鬱症經驗談》系列文中的最後一篇,我會提到風雨過後,半年多來的情況,同時,我會綜合以上的整個病程,做一個小結。

創作者介紹

嚕哩貓的四季情歌

嚕哩貓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