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篇原刊載於PTT八卦版,回覆《不能同理憂鬱症的人會很奇怪嗎》一文)

我是躁鬱症過來人,經歷過重鬱、中鬱、輕躁乃至狂躁,在六年的西醫治療之後,目前已經穩定長達七年的時間。

我父母在這段歷程中扮演非常重要的角色,我會挺過來,並不是因為我意志力多強,也不是因為我比較懂得「轉念」,而是因為我非常幸運,有愛我的家人一路支持。

他們真的非常辛苦,我認為他們所經受過的苦痛不會比我低,尤其我母親,照顧到後來,自己也患上憂鬱症。在我多次忍耐不住自殺的強烈意念、做出非理性的行為時,如果不是他們一直保護我、拉住我,可能早就死好幾次了。家父為了了解我的狀況,自己研修心理學,甚至找原文書來讀。在我狀況稍微好一點時,也會帶我參加心理衛生講座。我們家雖然不算富裕,倒也衣食無虞,父母經濟收入穩定。

不得不說,很多身心症患者,並沒有這樣的環境。

我並不算資深病人;之所以能維持穩定,也不是只因為長期服藥而已。藥物,從來就不是治好身心症的唯一解。事實上,良好的人際關係佔了極大的比例,但這正是多數病友缺乏的。

什麼叫做「同理」身心症病人?不是要你對病患多好、多友善、多關愛。同理指的是,屬於病症的部份,就當病症來看待和處理,當病症來看待,就能明白他們的某些行為或情緒是疾病造成,而不是刻意如此。當病症來處理,對症下「藥」(不僅指西藥),就有機會使病人痊癒。

, , ,

嚕哩貓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