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下午去跟一位社工朋友敘敘。

 

我們論及目前精神科治療的一個很大的問題,就是當醫師掛了很多病人,他不大可能花很多時間跟病友聊,導致病友認為醫師表現出來的態度就是不願傾聽,進而破壞了醫病關係。尤其某些資深的精神科醫師,他們可能已經累積了很多經驗,比較能快速判斷病友的情況,就不會花太多時間與病人聊,讓病人覺得被冷落;反倒是資淺的醫師,會謹慎地多花一點時間在病情探問上,再加上掛診者不多,會有更充裕的時間和病人聊,醫病關係可能就會比較好。

 

其他科看得快狠準也就罷了,但是精神科的病友,心思通常比較敏感,如果不多跟他們聊聊、了解他們的心理,會難以建立病友的信任感。尤其精神科藥物又不能立竿見影,病友複診的意願在這種情況下有可能大幅降低,藥物一會兒吃一會兒停,導致病情長期不見好轉。

 

另一方面來看,假如我們的制度真的改為像國外那種可以開藥的「心理醫師」,看診費可能會貴上許多,因為健保不大可能給付長時間的面談。而且,假如一個病人一次要看三十到四十分鐘,一位醫師根本一天看不到幾個人。

文章標籤

嚕哩貓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