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我開辦小八家族,到現在成立三葉草身心症關懷園地,我從不認為自己有辦法解決病友的課題,也深知助人角色本身的不足與侷限,所以不會太期待跟病友互動之後,就能讓對方改變心態或轉念。

就我自己身為病友的經驗來說,當我狀況不好、自怨自艾時,就算別人伸出雙手,我也很難站起。甚至連感謝他們都有困難,他們說的話,有時會刺傷我,讓我很難接受。

如今,覺得助人真的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事實上,應該說是相當困難。身心症的經驗雖然能讓我比較同理病友的心情,但這並不能保證我就有足夠的心理素質與助人技巧。我也不是很喜歡把角色定位為求助與助人,我更希望看到的是一個互助的模式。

這兩個月,我就已經把自己跟兩位病友抽離。一方面是個人能力不足,一方面是為了不陷入負面情緒。我很確定的是,我必須把自己調整好,才有能力關懷別人。也許這樣做很像我拋棄他們,形式上也確實如此,但這等於是我承認「我無法改變另一個人」(別人能不能我不知道,但至少我不能),等於是承認我沒有那麼偉大,也沒那麼神聖,更沒有高人一等。

當然多少會有點沮喪,但我想,自知不足,總比勉強自己、甚至偽裝來得好。這部份我想分享給一些和過去的「小八」一樣熱心的夥伴,有心很好,但更要懂得自我照顧。每個生命體都有它各自的課題,我們若做得到陪伴,那很好,若做不到,也只能祝福對方。

助人者中,唯一不能這樣祝福對方就離開的,是親人。所以有心幫助病友的家屬都非常偉大。也正因為這樣,親屬的心理調適變得相當重要,這部份有時候是需要別人的協助才能持續走下去的,例如家屬支持團體,或是尋求專業心理師作諮商。家屬也不要怕把痛苦和擔憂說出來,至少在三葉草,我們可以互相了解、互相安慰,我覺得能有機會讓照護者與病友相互同理也很好。

嚕哩貓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